淺談抗血小板藥物Prasugrel

Prasugrel(EFIENT)是口服抗血小板藥物,與常見的clopidogrel(PLAVIX, 保栓通)同屬於Thienopyridine類的血小板P2Y12抑制劑。透過與血小板上的P2Y12受器結合,達到抑制血小板活化的功能[1-3]。

Clopidogrel與阿斯匹靈(aspirin)在過去為臨床上使用最為廣泛的抗凝血藥物組合。不過,由於clopidogrel屬於前驅藥(pro-drug),需要經過特定肝臟酵素(CYP450 2C19)代謝後,才能產生具有活性的藥物;部分病人因攜帶特定基因變異、或是因為同時服用了抑制該酵素的藥物,導致clopidogrel無法產生預期效果。而prasugrel雖然同樣也屬於前驅藥(pro-drug),但因為與clopidogrel有不同的活性產生路徑,對於前述無法從clopidogrel獲得理想療效的病人,prasugrel則可提供臨床抗凝血劑的替代選擇[4]。 Read more

藥物警訊:常見抗生素Clarithromycin對心臟病人的長期風險

關於clarithromycin

Clarithromycin屬於巨環類(macrolide)中較年輕的抗生素,它由紅黴素(erythromycin)改良,在副作用與對抗微生物的能力上,有較佳的表現1。在臺灣,clarithromycin與其他巨環類抗生素一樣,皆非第一線抗生素的選擇2;根據健保藥品給付規定,巨環類抗生素限於已經有臨床診斷或實驗室診斷為特定細菌感染(如:黴漿菌、披衣菌、退伍軍人桿菌等已知對巨環類抗生素有感受性的細菌)時使用,且一般情況下應避免與其他抗生素併用3

Clarithromycin的口服劑型適應症有上呼吸道感染(如咽喉炎)、下呼吸道感染(如肺、支氣管炎)、急性中耳炎、皮膚及軟組織感染(如毛囊炎、蜂窩組織炎),或與其他藥物併用於治療因幽門螺旋桿菌(H. pylori)引起的腸潰瘍。注射劑型另有用於治療分枝桿菌感染(常見於感染HIV的病人)的適應症。 Read more

淺談停經後(postmenopause)荷爾蒙治療

更年期、停經、與停經後期

女性自青春期以來,卵巢與子宮配合身體內分泌的指揮,為可能的生育月月進行準備,規律地重覆著月經週期。而等到這個週期從此不再運行的那一天到來時,也就是所謂的「停經」(menopause);如同月經週期的開始,停經同樣是女性身體發展的自然歷程。根據國民健康署的統計,台灣女性平均停經年齡約於48-52歲之間;一般要確定停經,需要經過連續12個月不再有月經週期[1]

不過,自然的停經並非一個驟然的改變,在真正停經之前,身體會逐步為了邁向下一個階段做準備。舉例來說,卵巢製造雌激素(estrogen)的量會逐漸減少,這個期間可能從停經前的10~15年就開始,這也就是我們一般說的「更年期」(perimenopause)。在這段期間,仍會有月經週期。根據國健署的調查,國內35歲以上女性,每5人中就有1人曾因此經歷生理上或情緒上的變化。隨著荷爾蒙的減少,女性可能會陸續經歷一些症狀,例如:月經不規則、熱潮紅、盜汗、眼睛乾澀、肌肉酸痛、睡眠品質不佳、脾氣變差、情緒不佳等[1,2,3]Read more

應謹慎使用Baclofen肌肉鬆弛劑(解痙劑)

Baclofen是一種肌肉鬆弛劑與解痙劑,在我國的核准適應症為「限於脊髓和大腦疾病或損傷引起的肌肉痙攣。」baclofen屬於老藥,在美國,早在1977年即由FDA許可上市1;在台灣,至少1983年時已有baclofen的許可藥證,目前市面上約有30款藥物,皆為學名藥。

Baclofen屬於γ-胺基丁酸(GABA)的類似物(中樞神經抑制性傳導物質),由於在臨床試驗中呈現對脊髓反射與運動神經元具有抑制效果,被用來治療中樞性的肌肉痙攣等症狀,例如因多發性硬化症、脊髓損傷或疾病所引起的痙攣。Baclofen可抑制包括:脊髓的單突觸反射(Monosynaptic reflex, 例如膝跳反射)與多突觸反射(polysynaptic reflex, 例如屈肌反射)之功能,確切的機轉不明。推測可能與傳入神經末稍(afferent terminal)的過極化、或是直接作用在脊椎有關2Read more

痛風藥物Febuxostat比Allopurinol有較高的心因性死亡風險

上次談過了對於「無症狀高尿酸血症」(asymptomatic hyperuricemia)的治療建議,這回要面對的不只是高尿酸血症,且是已經出現症狀的 – 痛風(gout)。所謂「痛風」,指的是由於尿酸結晶沉積於人體關節,所導致的一種關節炎症狀1。急性的痛風通常會造成單一關節的嚴重疼痛與紅腫,好發位置例如腳的大姆指、腳踝、與膝蓋。急性痛風發作時的標準治療包括:非類固醇類抗發炎藥物(NSAID)、秋水仙素(colchicine)、與口服或在發作關節內注射類固醇2

除了急性痛風疼痛的緩解,臨床上對於痛風的治療重點,還包括:預防痛風再發作、以及預防尿酸結晶累積所產生的併發症(痛風石、腎結石、輸尿管結石、腎功能受損等)。預防部分的藥物治療,則是以降低尿酸為主要策略,主要分成以下兩類: Read more

瞭解您使用的動暈症藥物

動暈症(motion sickness)是指人體平衡系統受到干擾,因而引發一系列不適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胃部不適、臉色蒼白、冒冷汗、與暈眩,通常在搭乘交通工具過程中發生,也就是所謂的「暈車」、「暈船」等1,2,3

關於動暈症的實際機轉尚未明朗,其中一種被廣泛認同的推論是,很可能是人體在視覺、內耳前庭(主管平衡與空間感)、與本體感覺(proprioceptive)之間產生彼此不協調與混亂所導致2。因此,我們不易預測動暈症的發生;但確實在有些人身上較容易受到影響,例如:女性較男性容易發生,而孩童又較成人容易受到影響;在孩童,以2-12歲為發生率較高的族群;女性在生理期或懷孕期間也較容易發生;有偏頭痛體質的人也屬於易感族群1,2,3。不過,可以確知的是,動暈症的發生,必須在有正常前庭(vestibular)功能的情況下2Read more

讓用藥更安全的十個原則

  1. 建立您的藥物(營養品)紀錄表

隨著年齡增長,可能會面臨許多過去不曾遇過的身體病痛,讓我們決定到醫院走一趟,諮詢一個妥善的治療方案。此時,您可能與您的醫師素未謀面,醫師也對於您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目前的用藥與營養品,全然不知情。然而,這些資料卻是為病人診斷、擬訂治療方案的關鍵資訊。

若是遇到願意也能夠花時間瞭解病人的醫師,對於前三項資料(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醫師可透過耐心與技巧性地詢問來為病人建立;但對於最後一項,關於我們目前所使用的處方藥物、指示藥與成藥、以及營養補充品等,則需要在醫師與病人的齊心協力下,才可能有完整與詳盡地紀錄。 Read more

藥物交互作用: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應與其他藥物分開服用

2017年9月6日,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對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以下簡稱”SPS”)提出建議:「病人應避免將SPS與其他口服藥物一起服用;若服用SPS期間有需要服用其他口服藥物,兩個藥物之間應至少間隔3小時。」根據藥品製造商的研究指出,SPS會與許多常見的口服藥物結合,若同時服用,將可能大幅減低該藥物的療效 [1]。 Read more

CD25單株抗體藥物Daclizumab的二度下市

2018年3月2日,百健(Biogen)與艾伯維(AbbVie)兩家生技公司主動宣布,將上市不到兩年的多發性硬化症藥物Zinbryta(daclizumab),從全球藥品市場裡下架。同一時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也與廠商密切合作,確保此藥品能在全美境內有效地全面回收,與確保醫療專業人員能在擁有足夠資訊的前提下,謹慎協助病人改換其他藥物。廠商也會展開通知醫師病人的動作,此藥物將供應至2018年4月30日止[1]。 Read more

預防髖部骨折從防「跌」開始~兼談BZD與Z-drugs藥物的跌倒風險

在美國,每年有超過30萬名老年人因為髖部骨折(hip fracture)而住院[1]。在台灣,根據中國醫藥大學鄭奇浲使用全民健保資料庫所做的碩士論文研究指出,自1999至2008年,台灣髖部骨折發生率約為每10萬人260人[2];根據中華民國骨質疏鬆學會指出,2012年時,台灣50歲以上民眾的髖部骨折機率已達約每10萬人450人,位居世界第七、亞洲第一高[3]。

髖部骨折的位置大約位在大腿上方,屬於年長者跌倒時常見的骨折類型4;造成年長者髖部骨折的主要原因,也大多是由跌倒撞擊所導致的[1,5]。對老年人而言,由於可能有骨質疏鬆症狀、或是肌肉量與力量不足,一個輕微的跌倒即可能造成髖部骨折。在年長族群,髖部骨折在女性的發生率較高[5],主要是因為女性有較高的骨質疏鬆比例。髖部骨折的發生同時將提高年長者三個月內的死亡率7~8倍[6];對於存活下來的人,也通常會因此留下嚴重影響其每日活動的後遺症,對於年長者的長期生活品質而言為潛在的殺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