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您使用的動暈症藥物

動暈症(motion sickness)是指人體平衡系統受到干擾,因而引發一系列不適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胃部不適、臉色蒼白、冒冷汗、與暈眩,通常在搭乘交通工具過程中發生,也就是所謂的「暈車」、「暈船」等1,2,3

關於動暈症的實際機轉尚未明朗,其中一種被廣泛認同的推論是,很可能是人體在視覺、內耳前庭(主管平衡與空間感)、與本體感覺(proprioceptive)之間產生彼此不協調與混亂所導致2。因此,我們不易預測動暈症的發生;但確實在有些人身上較容易受到影響,例如:女性較男性容易發生,而孩童又較成人容易受到影響;在孩童,以2-12歲為發生率較高的族群;女性在生理期或懷孕期間也較容易發生;有偏頭痛體質的人也屬於易感族群1,2,3。不過,可以確知的是,動暈症的發生,必須在有正常前庭(vestibular)功能的情況下2Read more

讓用藥更安全的十個原則

  1. 建立您的藥物(營養品)紀錄表

隨著年齡增長,可能會面臨許多過去不曾遇過的身體病痛,讓我們決定到醫院走一趟,諮詢一個妥善的治療方案。此時,您可能與您的醫師素未謀面,醫師也對於您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目前的用藥與營養品,全然不知情。然而,這些資料卻是為病人診斷、擬訂治療方案的關鍵資訊。

若是遇到願意也能夠花時間瞭解病人的醫師,對於前三項資料(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醫師可透過耐心與技巧性地詢問來為病人建立;但對於最後一項,關於我們目前所使用的處方藥物、指示藥與成藥、以及營養補充品等,則需要在醫師與病人的齊心協力下,才可能有完整與詳盡地紀錄。 Read more

藥物交互作用: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應與其他藥物分開服用

2017年9月6日,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對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以下簡稱”SPS”)提出建議:「病人應避免將SPS與其他口服藥物一起服用;若服用SPS期間有需要服用其他口服藥物,兩個藥物之間應至少間隔3小時。」根據藥品製造商的研究指出,SPS會與許多常見的口服藥物結合,若同時服用,將可能大幅減低該藥物的療效 [1]。 Read more

CD25單株抗體藥物Daclizumab的二度下市

2018年3月2日,百健(Biogen)與艾伯維(AbbVie)兩家生技公司主動宣布,將上市不到兩年的多發性硬化症藥物Zinbryta(daclizumab),從全球藥品市場裡下架。同一時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也與廠商密切合作,確保此藥品能在全美境內有效地全面回收,與確保醫療專業人員能在擁有足夠資訊的前提下,謹慎協助病人改換其他藥物。廠商也會展開通知醫師病人的動作,此藥物將供應至2018年4月30日止[1]。 Read more

預防髖部骨折從防「跌」開始~兼談BZD與Z-drugs藥物的跌倒風險

在美國,每年有超過30萬名老年人因為髖部骨折(hip fracture)而住院[1]。在台灣,根據中國醫藥大學鄭奇浲使用全民健保資料庫所做的碩士論文研究指出,自1999至2008年,台灣髖部骨折發生率約為每10萬人260人[2];根據中華民國骨質疏鬆學會指出,2012年時,台灣50歲以上民眾的髖部骨折機率已達約每10萬人450人,位居世界第七、亞洲第一高[3]。

髖部骨折的位置大約位在大腿上方,屬於年長者跌倒時常見的骨折類型4;造成年長者髖部骨折的主要原因,也大多是由跌倒撞擊所導致的[1,5]。對老年人而言,由於可能有骨質疏鬆症狀、或是肌肉量與力量不足,一個輕微的跌倒即可能造成髖部骨折。在年長族群,髖部骨折在女性的發生率較高[5],主要是因為女性有較高的骨質疏鬆比例。髖部骨折的發生同時將提高年長者三個月內的死亡率7~8倍[6];對於存活下來的人,也通常會因此留下嚴重影響其每日活動的後遺症,對於年長者的長期生活品質而言為潛在的殺手。 Read more

將Gabapentin、Pregabalin用於治療神經病變疼痛的思考

一般的疼痛(nociceptive pain),是因為身體組織損傷或發炎所導致的,例如傷口疼痛、喉嚨發炎的疼痛、運動拉傷的肌肉疼痛等。相較於前面這種疼痛,另一種常被稱為「神經痛」的「神經病變疼痛」(neuropathic pain),則是較複雜的疼痛類型,可能是因為神經受損或神經性疾病所引起的;不只是疼痛發生的時間點不易捉摸,疼痛的感覺也十分多樣,可能包含各種像是燒灼、戳刺、電擊、麻癢、或是突然的劇烈疼痛等[1,2]。

神經病變疼痛的成因有很多,常見的有如糖尿病造成的神經病變、帶狀疱疹後神經痛、顏面的三叉神經痛、中風後疼痛、脊髓損傷後疼痛等,也有部分神經病變疼痛可能找不出原因。但由於一般的止痛藥(例如: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NSAIDs))對神經痛的效果並不理想,疼痛可能因此對病人造成長期的困擾,甚至進一步影響到病人的生活品質及身心狀態[1,2]。 Read more

藥物警訊:降血壓藥物olmesartan的嚴重腸病變風險

ARB(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s, 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斷劑)屬於高血壓病人的第一線用藥之一,作用於人體「腎素-血管收縮素-醛固酮系統(RAAS)」,對於降血壓有不錯的效果。過去ARB被認為是安全的藥物,不過2017年的研究指出,部分病人在使用ARB藥物後,血清creatinine值有升高超過30%的情形,且在長期使用後,有較高的機率演變為末期的腎臟疾病;因此建議當醫師開立ARB給病人時,應建立creatinine與血鉀基準值,並安排後續的定期追蹤檢查(可參考本網站相關文章)。 Read more

銀髮族面對夜尿與用藥之思考

一、淺談夜尿

夜尿(nocturia)是一種症狀,有可能是因某種疾病引起,但本身並非一種疾病或問題,因此本文傾向不使用「夜尿症」這樣的字眼。根據國際尿控協會(International Continence Society)2002年的定義,所謂「夜尿」,指的是病人抱怨在晚上睡覺期間必須起床一次以上去排尿的困擾[1]。此種症狀的發生率會隨著年齡而增加。在18-49歲的成年人裡,夜尿問題以女性較多;當到了60歲以後,則在男性較為普遍。 Read more

亞臨床甲狀腺功能低下的治療時機

甲狀腺負責一個重要荷爾蒙的製造,也就是四碘甲狀腺素(Thyroxine,T4)。血液中的T4大多會和甲狀腺素結合球蛋白(thyroxine binding globulin)結合在一起,少數游離於血清中的T4,才是真正能被身體組織所利用的活化狀態,通常也被稱為free T4(自由狀態的T4)。至於,負責管控甲狀腺何時要製造T4的,則是「促甲狀腺激素(或稱甲促素)」(thyroid stimulating hormone, TSH),TSH由下視丘製造,並運送到腦下垂體前葉儲存與分泌。

甲狀腺功能檢查已成為常見的健檢項目,許多人也是在健檢之後,才在報告中看到疑似甲狀腺功能低下(hypothyroidism)的評估。不過根據定義,只有當T4低於正常值(4.5-12.5 mg/ml)、而TSH高於正常值(0.3~4.5 mIU/L)時,才符合甲狀腺功能低下的診斷。多數人的TSH雖然高於正常值,但有正常的T4水平,且沒有或僅有輕微的甲狀腺功能低下症狀,例如:疲倦、畏寒、便秘、抽筋、思考記憶能力減退等,此時這樣的情況就被稱為「亞臨床甲狀腺功能低下」(subclinical hypothyroidism)。 Read more

藥物警訊:不建議使用新抗凝血劑Edoxaban(Lixiana)

Edoxaban(Lixiana)是目前最新的口服抗凝血劑,2015年由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在美國,Edoxaban被核准的適應症主要有兩部分:(1)用來降低非瓣膜性心房纖維顫動(non-valvular atrial fibrillation; 一種不是因為瓣膜問題所引起的心律不整)病人因血塊引發中風的風險,但不應使用於腎臟功能正常者(肌酸酐廓清率>95 mL/min),因與warfarin相較之下有較高的缺血性中風的風險。(2)對於已經接受5~10天注射型抗凝血劑治療(例如:enoxaparin(CLEXANE))的病人,繼續治療深部靜脈栓塞(deep vein thrombosis, DVT; 血塊發生在某個大靜脈裡,通常是在腿部)與肺栓塞(pulmonary embolism, PE; 血塊發生在肺部的血管裡)症狀。

2016年,edoxaban在臺灣核准上市,適應症基本上與美國差不多;但在(1)的部分,仿單內並未禁止將edoxaban使用於腎臟功能正常病人,也沒有提到與warfarin相較之下有較高的缺血性中風風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