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停經後(postmenopause)荷爾蒙治療

更年期、停經、與停經後期

女性自青春期以來,卵巢與子宮配合身體內分泌的指揮,為可能的生育月月進行準備,規律地重覆著月經週期。而等到這個週期從此不再運行的那一天到來時,也就是所謂的「停經」(menopause);如同月經週期的開始,停經同樣是女性身體發展的自然歷程。根據國民健康署的統計,台灣女性平均停經年齡約於48-52歲之間;一般要確定停經,需要經過連續12個月不再有月經週期[1]

不過,自然的停經並非一個驟然的改變,在真正停經之前,身體會逐步為了邁向下一個階段做準備。舉例來說,卵巢製造雌激素(estrogen)的量會逐漸減少,這個期間可能從停經前的10~15年就開始,這也就是我們一般說的「更年期」(perimenopause)。在這段期間,仍會有月經週期。根據國健署的調查,國內35歲以上女性,每5人中就有1人曾因此經歷生理上或情緒上的變化。隨著荷爾蒙的減少,女性可能會陸續經歷一些症狀,例如:月經不規則、熱潮紅、盜汗、眼睛乾澀、肌肉酸痛、睡眠品質不佳、脾氣變差、情緒不佳等[1,2,3]Read more

應謹慎使用Baclofen肌肉鬆弛劑(解痙劑)

Baclofen是一種肌肉鬆弛劑與解痙劑,在我國的核准適應症為「限於脊髓和大腦疾病或損傷引起的肌肉痙攣。」baclofen屬於老藥,在美國,早在1977年即由FDA許可上市1;在台灣,至少1983年時已有baclofen的許可藥證,目前市面上約有30款藥物,皆為學名藥。

Baclofen屬於γ-胺基丁酸(GABA)的類似物(中樞神經抑制性傳導物質),由於在臨床試驗中呈現對脊髓反射與運動神經元具有抑制效果,被用來治療中樞性的肌肉痙攣等症狀,例如因多發性硬化症、脊髓損傷或疾病所引起的痙攣。Baclofen可抑制包括:脊髓的單突觸反射(Monosynaptic reflex, 例如膝跳反射)與多突觸反射(polysynaptic reflex, 例如屈肌反射)之功能,確切的機轉不明。推測可能與傳入神經末稍(afferent terminal)的過極化、或是直接作用在脊椎有關2Read more

痛風藥物Febuxostat比Allopurinol有較高的心因性死亡風險

上次談過了對於「無症狀高尿酸血症」(asymptomatic hyperuricemia)的治療建議,這回要面對的不只是高尿酸血症,且是已經出現症狀的 – 痛風(gout)。所謂「痛風」,指的是由於尿酸結晶沉積於人體關節,所導致的一種關節炎症狀1。急性的痛風通常會造成單一關節的嚴重疼痛與紅腫,好發位置例如腳的大姆指、腳踝、與膝蓋。急性痛風發作時的標準治療包括:非類固醇類抗發炎藥物(NSAID)、秋水仙素(colchicine)、與口服或在發作關節內注射類固醇2

除了急性痛風疼痛的緩解,臨床上對於痛風的治療重點,還包括:預防痛風再發作、以及預防尿酸結晶累積所產生的併發症(痛風石、腎結石、輸尿管結石、腎功能受損等)。預防部分的藥物治療,則是以降低尿酸為主要策略,主要分成以下兩類: Read more

瞭解您使用的動暈症藥物

動暈症(motion sickness)是指人體平衡系統受到干擾,因而引發一系列不適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胃部不適、臉色蒼白、冒冷汗、與暈眩,通常在搭乘交通工具過程中發生,也就是所謂的「暈車」、「暈船」等1,2,3

關於動暈症的實際機轉尚未明朗,其中一種被廣泛認同的推論是,很可能是人體在視覺、內耳前庭(主管平衡與空間感)、與本體感覺(proprioceptive)之間產生彼此不協調與混亂所導致2。因此,我們不易預測動暈症的發生;但確實在有些人身上較容易受到影響,例如:女性較男性容易發生,而孩童又較成人容易受到影響;在孩童,以2-12歲為發生率較高的族群;女性在生理期或懷孕期間也較容易發生;有偏頭痛體質的人也屬於易感族群1,2,3。不過,可以確知的是,動暈症的發生,必須在有正常前庭(vestibular)功能的情況下2Read more

讓用藥更安全的十個原則

  1. 建立您的藥物(營養品)紀錄表

隨著年齡增長,可能會面臨許多過去不曾遇過的身體病痛,讓我們決定到醫院走一趟,諮詢一個妥善的治療方案。此時,您可能與您的醫師素未謀面,醫師也對於您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目前的用藥與營養品,全然不知情。然而,這些資料卻是為病人診斷、擬訂治療方案的關鍵資訊。

若是遇到願意也能夠花時間瞭解病人的醫師,對於前三項資料(過去的身體狀況、生活習慣、家族病史),醫師可透過耐心與技巧性地詢問來為病人建立;但對於最後一項,關於我們目前所使用的處方藥物、指示藥與成藥、以及營養補充品等,則需要在醫師與病人的齊心協力下,才可能有完整與詳盡地紀錄。 Read more

藥物交互作用: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應與其他藥物分開服用

2017年9月6日,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對高鉀血症藥物sodium polystyrene sulfonate(以下簡稱”SPS”)提出建議:「病人應避免將SPS與其他口服藥物一起服用;若服用SPS期間有需要服用其他口服藥物,兩個藥物之間應至少間隔3小時。」根據藥品製造商的研究指出,SPS會與許多常見的口服藥物結合,若同時服用,將可能大幅減低該藥物的療效 [1]。 Read more

CD25單株抗體藥物Daclizumab的二度下市

2018年3月2日,百健(Biogen)與艾伯維(AbbVie)兩家生技公司主動宣布,將上市不到兩年的多發性硬化症藥物Zinbryta(daclizumab),從全球藥品市場裡下架。同一時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也與廠商密切合作,確保此藥品能在全美境內有效地全面回收,與確保醫療專業人員能在擁有足夠資訊的前提下,謹慎協助病人改換其他藥物。廠商也會展開通知醫師病人的動作,此藥物將供應至2018年4月30日止[1]。 Read more

將Gabapentin、Pregabalin用於治療神經病變疼痛的思考

一般的疼痛(nociceptive pain),是因為身體組織損傷或發炎所導致的,例如傷口疼痛、喉嚨發炎的疼痛、運動拉傷的肌肉疼痛等。相較於前面這種疼痛,另一種常被稱為「神經痛」的「神經病變疼痛」(neuropathic pain),則是較複雜的疼痛類型,可能是因為神經受損或神經性疾病所引起的;不只是疼痛發生的時間點不易捉摸,疼痛的感覺也十分多樣,可能包含各種像是燒灼、戳刺、電擊、麻癢、或是突然的劇烈疼痛等[1,2]。

神經病變疼痛的成因有很多,常見的有如糖尿病造成的神經病變、帶狀疱疹後神經痛、顏面的三叉神經痛、中風後疼痛、脊髓損傷後疼痛等,也有部分神經病變疼痛可能找不出原因。但由於一般的止痛藥(例如: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NSAIDs))對神經痛的效果並不理想,疼痛可能因此對病人造成長期的困擾,甚至進一步影響到病人的生活品質及身心狀態[1,2]。 Read more

藥物警訊:降血壓藥物olmesartan的嚴重腸病變風險

ARB(angiotensin receptor blockers, 血管收縮素受體阻斷劑)屬於高血壓病人的第一線用藥之一,作用於人體「腎素-血管收縮素-醛固酮系統(RAAS)」,對於降血壓有不錯的效果。過去ARB被認為是安全的藥物,不過2017年的研究指出,部分病人在使用ARB藥物後,血清creatinine值有升高超過30%的情形,且在長期使用後,有較高的機率演變為末期的腎臟疾病;因此建議當醫師開立ARB給病人時,應建立creatinine與血鉀基準值,並安排後續的定期追蹤檢查(可參考本網站相關文章)。 Read more

亞臨床甲狀腺功能低下的治療時機

甲狀腺負責一個重要荷爾蒙的製造,也就是四碘甲狀腺素(Thyroxine,T4)。血液中的T4大多會和甲狀腺素結合球蛋白(thyroxine binding globulin)結合在一起,少數游離於血清中的T4,才是真正能被身體組織所利用的活化狀態,通常也被稱為free T4(自由狀態的T4)。至於,負責管控甲狀腺何時要製造T4的,則是「促甲狀腺激素(或稱甲促素)」(thyroid stimulating hormone, TSH),TSH由下視丘製造,並運送到腦下垂體前葉儲存與分泌。

甲狀腺功能檢查已成為常見的健檢項目,許多人也是在健檢之後,才在報告中看到疑似甲狀腺功能低下(hypothyroidism)的評估。不過根據定義,只有當T4低於正常值(4.5-12.5 mg/ml)、而TSH高於正常值(0.3~4.5 mIU/L)時,才符合甲狀腺功能低下的診斷。多數人的TSH雖然高於正常值,但有正常的T4水平,且沒有或僅有輕微的甲狀腺功能低下症狀,例如:疲倦、畏寒、便秘、抽筋、思考記憶能力減退等,此時這樣的情況就被稱為「亞臨床甲狀腺功能低下」(subclinical hypothyroidis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