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警訊:不建議與限制使用fluoroquinolones(FQs)類抗生素

Fluoroquinolones(FQs)類抗生素發展於1980年代,具有廣效使用、易穿透組織達到不同感染部位、並有良好的腸胃吸收力等特性,受到十分廣泛地使用,也因此衍生了抗藥性的問題。但也因如此廣泛地被使用,累積了豐富的藥品上市後不良反應報告;近年來,美國FDA屢次對此類抗生素提出警訊,包括2008年7月增加「肌腱炎和肌腱斷裂的風險」[1,2],2013年8月增加「永久性神經損傷」之安全性警訊[3,4],2016年5月則進一步將警語更新,指出以上兩種風險具有同時發生的風險(肌肉系統與神經系統)[5]。

2016年5月,美國FDA更近一步針對FQs抗生素的系統性使用提出限制使用的警訊,考量此類抗生素可能引起的嚴重副作用,對於以下三種症狀的病人:(1) 慢性支氣管炎的急性細菌性發作(Acute bacterial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bronchitis);(2) 急性無併發症膀胱感染(Acute uncomplicated bladder infection);(3) 急性鼻竇炎(Acute sinusitis),應以其他抗生素藥物為優先;除非是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否則不建議對病人使用FQs抗生素,因為風險將遠大於益處[6]。

Read more

藥物警訊:乙型阻斷劑(β- blockers)類降血壓藥不適合多數高血壓病人

在廣大的慢性病藥物中,降血壓藥物是常見的種類之一。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的2013-2015國民營養狀況變遷調查報告顯示,高血壓盛行率隨著年齡達到40歲以後大幅上升(40-49歲,平均20.1%),每多十歲盛行率增加約10個百分點以上[1]。若放任血壓長時間處於過高的情況,將增加心血管疾病、中風、腎臟疾病、與過早死亡(early death)的機率。

由於與人體血壓相關的生理機制十分複雜,降血壓藥物依作用的機轉不同,也研發出超過七種的藥物種類[2],其中「乙型阻斷劑(β- blockers)」這個類別的機轉,主要是藉由抑制心臟上的β腎上腺素受體,與減少腎素(renin)的釋出,最終達到使心跳與血壓不上升的結果。這類藥物有非常多相關的成分與藥品,可參考下表與您手中的降血壓藥品進行比對:

Read more

淺談「無症狀高尿酸血症(asymptomatic hyperuricemia)」~不建議使用降尿酸藥物Allopurinol

無症狀高尿酸血症(asymptomatic hyperuricemia

尿酸(uric acid)是核酸成分中的「嘌呤(或普林)(Purine)」所產生的正常代謝產物,可能來自我們的飲食,也可能來自身體細胞分解與能量代謝。因此,無論是攝取大量富含Purine的食物如:海鮮、啤酒等,或是因快速減重導致體內代謝速率驟升等,都可能在短時間內大幅提高體內的尿酸濃度。

在人體裡,尿酸大多以尿酸鹽(urate)形式溶於血液裡,大部分運行至腎臟過濾與代謝,少部分經由腸道代謝。當尿酸鹽在血液裡的濃度超過溶解度,就像在水裡加了太多糖一樣,這些尿酸鹽無法再溶解於血液裡,會傾向成為結晶,沉積在人體各個地方。這個溶解度,一般認為約落在6.8~7 mg/dL左右,本文採取台灣臨床常規使用的7 mg/dL為標準。

Read more

FDA警訊:新型C型肝炎藥物(DDAs)有使B型肝炎復發的風險

C型肝炎是較晚近、約三十年前才發現的肝炎病毒,當時主要是觀察到許多輸血後的急性肝炎反應,但並非已知的A、B型肝炎。C型肝炎病毒主要經由血液進入體內傳染,常見於使用滅菌不完全之器械(具)、污染針具、或接受污染之血液、血液製劑等,如台灣於1992年捐血中心將C型肝炎病毒抗體檢驗列入常規篩檢項目,在那之後,大幅降低輸血後非A、B型肝炎的發生率。

C型肝炎病毒目前主要有六種基因型,以台灣而言,最常見的是基因型1(1b ,46%–77%)、基因型2(2a/2c,31%–65%)。傳統治療以干擾素(INF)搭配一般抗病毒藥物雷巴威林(ribavirin)副作用較大,且對於基因型1的病人治癒率不到一半,而基因型1較容易造成潛伏傳染,造成的肝病也較嚴重,有較高機率演變為肝癌。

Read more

05.17 Updated 來自母親的藥物遺毒 – Diethylstilbestestrol(己烯雌酚)

2013 年 1 月 9 日,知名藥廠「美國禮來公司(Eli Lilly & Co.)」與 Melnick 四姐妹達成和解協議。

這個案子所針對的藥品 – diethylstilbestrol(己烯雌酚),是一種人工合成的強力動情激素,於 1938 – 1971 年,在美國廣泛用於投予高齡或有流產危險的產婦,適應症為防止流產。

這 個別名稱為 DES 的雌激素藥品,後來被證實並不具有防止流產的功效;更令人痛心的是,經過實證研究指出,孕婦服用此藥所產下的女兒,有高達 25% 的比例產生子宮頸、陰道、子宮等生殖系統發育不全的問題,甚至有 1% 的機率可能產生子宮頸癌與罕見的陰道癌。DES 因此於 1970 年代逐漸在各國的藥品市場中停產與禁用。

Read more

美國FDA核准“曲克”利弗爾周邊血管支架( Zilver PTX drug-eluting peripheral stent)上市

由於飲食資源過盛、生活競爭壓力高、罹患糖尿病人口比例提高等因素,近年來,因周邊動脈阻塞(PAD/PAOD, Peripheral Artery Occlusion Disease)而影響生活品質的案例日漸增加。

一般而言,周邊動脈阻塞好發於男性,且從40歲開始,周邊動脈阻塞的風險隨著年齡增加而提高。根據美國 HHS 在麻州的 Framingham Heart 研究報告指出,男性的周邊動脈阻塞疾病發生率,30-44歲時平均每年為0.6‰,而65-74歲時則提高為平均每年6.1‰。而女性的發生率雖然較低,但同樣有隨著年齡增加而風險提高的情形。

周邊動脈阻塞好發於下肢,由於動脈狹窄及供血不足,常見因缺血而引起的疼痛主訴,其中以小腿最為常見。症狀包括:缺血部位發冷、麻木、長期疼痛、閒歇性跛行(intermittent claudication)、靜止時疼痛等,嚴重時可能產生皮膚潰瘍與壞疽。

Read more

FDA拒絕「溴化甲基納曲酮」(methylnaltrexone bromide, Relistor)的新適應症申請

對癌症患者來說,各式各樣的「疼痛」,往往是最令人難以忍受的部分;也因此,鴉片類止痛藥因應而生,對長期受強烈疼痛所苦的患者而言,的確是一大福音。

鴉片類止痛藥透過與腦內鴉片類受體(opioid receptors)作用,麻痺人體對疼痛的感覺,進而達到止痛的效果;然而,我們的腸胃道同樣有鴉片類受體,同樣會受到麻痺效果的影響。

因此,在良好的止痛效果下,因為使腸胃蠕動速度減緩,「便秘」成為使用鴉片類止痛藥的患者十分常見的副作用,當傳統的緩瀉或軟便劑失效後,針對周邊鴉片受體的拮抗劑,成為因鴉片類藥物引起便秘症狀(OIC, opioid-induced constipation)的藥物新選擇。

Read more

護心?或致命?關於阿斯匹靈

阿斯匹靈(aspirin)屬於廣義的「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SAIDs),除了阿斯匹靈外,還包括其它藉由抑制環氧化酵素(COX)的藥物,又分為抑制環氧化酵素第一型(COX-1)與第二型(COX-2),例如常見的:Ibuprofen、Fenbufen、Diclofenac Sodium、Celecoxib等。

其中,由於阿斯匹靈本身具有抗凝血的功能,近幾年來,有許多關於長期服用阿斯匹靈的研究。有的主張長期服用低劑量(75~300 mg)阿斯匹靈可以降低癌症風險、以及降低心血管疾病發生機率與死亡率等。關於癌症的部分,是廣受爭議的,可以參考「阿斯匹靈與癌症 – 最新研究批評」一文。關於心血管疾病的部分,爭議較小,也受到許多臨床專業人員的肯定與推薦。

不過,今年(2011)七月份,英國醫學期刊(BMJ)刊登了一篇研究指出,當患者每天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一旦停止使用,心血管疾病發作的風險將大幅提升。

另外,同樣在今年,八月份的美國醫學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也刊登了一篇研究指出,對於本身具有高血壓、或冠狀動脈疾病的患者,若長期使用阿斯匹靈與其他NSAIDs,死亡率將提高47%;而長期使用NSAIDs,同樣提高非致命性心血管疾病發作與中風發作的風險。

這些研究,說明的是「長期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或其他NSAIDs,或許對於某些症狀有效果,但同時提高嚴重不良反應的風險。試想,當身體習慣有阿斯匹靈每天清除血管淤積,有一天沒有阿斯匹靈時,當然會產生比以前更嚴重的結果。

另外,當然不能忘了,藥即是毒,所有的藥物,對於身體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負擔與傷害。若沒有從生活習慣改變,而只是一味地透過藥物,久而久之,對身體產生的負荷反而是雙重的,一方面來自不良生活習慣,另一方面又來自藥物對身體的傷害。

因此,無論您是否打算或正在採取每天服用低劑量阿斯匹靈的預防措施,建議您即刻改善不良的生活習慣,包括飲食、作息、睡眠、運動等,讓身體真正減輕負擔,達到更好的預防效果。


參考資料:

Anthony A. Bavry et al., Harmful Effects of NSAIDs among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and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Volume 124, Issue 7 , Pages 614-620, July 2011.

( http://www.amjmed.com/article/S0002-9343%2811%2900264-6/abstract )

甲狀腺素藥物提高老年人骨折風險

甲狀腺在人體的新陳代謝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甲狀腺機能不足時,則會對身體產生許多嚴重的影響。以兒童與青少年而言,如果甲狀腺機能不足,將可能產生發育遲緩、身型肥胖、智能發展不良等問題;對成年人來說,通常會有全身浮腫、體重增加、便秘、聲音沙啞、情緒低落、無力疲勞等問題。

臨床上,除了先天的甲狀腺發育不良之外,成年人產生甲狀腺機能不足的問題,通常是曾經因甲狀腺相關疾病而進行摘除手術、放射性碘治療,或是因為罹患「橋本氏甲狀腺炎」(Hashimoto thyroiditis)所造成的。所謂「橋本氏甲狀腺炎」,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且與遺傳相關,盛行率約在3~4%之間。以美國為例,引起甲狀腺機能不足問題的因素中,以橋本氏甲狀腺炎最為主要。

也因此,每年,臨床上為治療甲狀腺機能不足的症狀,大多給予甲狀腺素藥物,一種稱為 levothyroxine 的藥物。在美國,光是2010年,開立levothyroxine的處方就有9500萬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