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您使用的動暈症藥物

動暈症(motion sickness)是指人體平衡系統受到干擾,因而引發一系列不適的症狀,包括:噁心、嘔吐、胃部不適、臉色蒼白、冒冷汗、與暈眩,通常在搭乘交通工具過程中發生,也就是所謂的「暈車」、「暈船」等1,2,3

關於動暈症的實際機轉尚未明朗,其中一種被廣泛認同的推論是,很可能是人體在視覺、內耳前庭(主管平衡與空間感)、與本體感覺(proprioceptive)之間產生彼此不協調與混亂所導致2。因此,我們不易預測動暈症的發生;但確實在有些人身上較容易受到影響,例如:女性較男性容易發生,而孩童又較成人容易受到影響;在孩童,以2-12歲為發生率較高的族群;女性在生理期或懷孕期間也較容易發生;有偏頭痛體質的人也屬於易感族群1,2,3。不過,可以確知的是,動暈症的發生,必須在有正常前庭(vestibular)功能的情況下2

關於動暈症的改善與預防,可依循以下原則:(1)搭乘長途交通工具前兩餐,採取輕量與清淡飲食,盡可能維持腸胃消化順暢;(2)搭乘前24小時內避免過量飲酒與咖啡因攝取;(3)乘坐於交通工具中最穩定的位置,例如船中央、飛機機翼、巴士前中段、汽車前座等;(4)盡量將視線穩定看向遠方,或是閉目養神,避免視線的快速改變;(5)室內空氣不流通或有異味時,可視情況設法換氣、或是配戴口罩;(6)若在個人經驗上認為有必要,可提早使用動暈症藥物(暈車藥)1,3

 

目前在動暈症藥物的部分,大致可分為兩類:(1)第一代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s)以及(2)具抗膽鹼作用的東莨菪鹼(scopolamine)。市售的錠劑暈車藥,通常是含有(1)或是(1)+(2)的成分;而防暈貼片,則是以(2)的成分為主。

第一代抗組織胺屬於5~60年以上藥齡的老藥物,最早主要是被研發來做為抗過敏藥物。組織胺(histamine)在人體過敏反應中扮演關鍵角色;因此,第一代抗組織胺則是以能與組織胺受器結合(H1)、且產生抑制反應的物質為主。不過,第一代抗組織藥物並不是太理想,一來它與H1受器結合的專一性不足,因此可能與其他受器(腎上腺素、血清素、膽鹼等)結合而產生其他非預期內的效果4,5;此外,由於它的高度親脂性(lipophilic),使它較容易通過人體的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影響中樞神經系統,進而引發如昏昏欲睡、注意力渙散、影響認知功能等副作用6;第一代抗組織胺的藥物半衰期也較短,這意味著,必須有較高的服用頻率(1天服藥數次)7

常見被使用為暈車藥的第一代抗組織胺成分有:Meclizine、Cyclizine、Dimenhydrinate(動暈+止吐)、Buclizine(動暈+過敏)、Chlorpheniramine(通常會再搭配其他第一代抗組織胺,例如meclizine或scopolamine)。以專門用於預防或緩解動暈症的Meclizine為例,早在1957年就由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上市;然而,直到1962年,《基福弗-哈里斯修正案》(Kefauver-Harris Amendment)通過後,才將動物與人體試驗的安全性、有效性證據,明訂為藥品核准的要件。因此,在Meclizine被核准的當時,鮮少有以良好設計的隨機控制臨床試驗對藥物進行安全性及有效性的評估1

 

Meclizine的有效性證據

根據1981年美國太空總署(NASA)對幾種動暈症藥物效果進行的研究,50毫克的Meclizine可能適用於輕度的動暈症,例如駕車旅行;然而,若要治療較嚴重的動暈症狀,即會需要其他藥物或治療的輔助8。1984年,一項採取雙盲(double-blind)與雙虛擬(double-dummy)設計的研究,針對36位健康受試者,隨機將Meclizine、scopolamine貼片與安慰劑進行比較;研究結果指出,scopolamine可預防60%的受試者產生動暈症狀,而Meclizine的效果則是20%9

2007年,一項由美國陸軍執行針對搭乘直升機軍人的研究,以64位非飛行員的男性軍人為受試者,將Meclizine 25毫克、promethazine 25毫克+咖啡因200毫克、scopolamine 1.5毫克貼片、與防暈手環(stimulation wristband)進行比較;根據這項研究,在與安慰劑對照之下,僅有promethazine+咖啡因這組對於改善動暈症是有達到統計顯著療效的,Meclizine則是無論在病人主觀的動暈症改善、平衡測試、反應時間、與認知能力表現的部分,都沒有顯著的影響10

1980年代的兩項研究結論是相仿的,然而2007年的研究結論則與其衝突。單憑以上這三項研究,恐怕是難以用來說明Meclizine對於動暈症的療效的。一來,1980年代研究的數據大多無法追溯;再者,研究樣本數量也不足夠。

 

Meclizine的安全性證據

如同前述有關第一代抗組織胺的缺點,Meclizine因為可能對人體內非組織胺的其他受器產生影響,進而產生此類藥物最常見的副作用 – 「抗膽鹼症狀」(anticholinergic symptonms),包括:暈眩、口乾、視線模糊、尿滯留(無法排空尿液)等。因此,本身有青光眼、氣喘、與前列腺肥大症狀的病人,不宜使用第一代抗組織胺做為暈車藥;然而,由於另一種動暈症藥物成分scopolamine雖非第一代抗組織胺,但它本身就是抗膽鹼藥物,同樣不適合有上述症狀的人使用1,3

而Meclizine最受到關切的不良反應則是昏昏欲睡(drowsiness),研究指出,以此種中樞神經副作用而言,Meclizine比起Dimenhydrinate來得輕微11;但與scopolamine相較之下,風險則有顯著的增加12。不過像是「口乾」這類抗膽鹼副作用,scopolamine則為較強。

1992年,一項研究以24名健康男性志願者,分別投予Meclizine 50毫克與Dimenhydrinate 100毫克,然後檢查對其中樞神經系統造成的影響。這項研究發現,服用Meclizine的9小時之後,會大幅增加服藥者的辨識與反應時間;相較之下,服用Dimenhydrinate的1小時後就能觀察到此種情形。根據這項研究,Meclizine 與Dimenhydrinate都會影響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然而,Meclizine有使此反應延遲到6小時以後發生的效果,這也是大幅提高服藥者風險的原因之一13。簡單來說,要求人記住與注意服藥6小時以後,可能會有昏昏欲睡等中樞神經症狀出現,事實上是不大容易的。

2004年,一項研究以Meclizine 25毫克、lorazepam 1毫克(BZD鎮靜安眠藥物)、promethazine 25毫克、scopolamine 0.4毫克、與安慰劑對人體記憶功能的影響,在67名健康成年人身上進行比較。研究發現,相較之下,Meclizine對於記憶功能的影響是最小的,然後依序是scopolamine、promethazine、影響最大的是lorazepam。不過,這項研究也提到,對於接受轉椅子測試的受試者主觀感受上,僅scopolamine有改善動暈症的效果14

 

根據這樣的時空背景及研究證據,美國公共市民健康研究小組(Public Citizen’s Health Research Group)建議僅有在動暈症的不適程度達到中至重度時,才選擇以藥物進行治療。若是旅途中的輕微暈車,盡量優先採取本文前述的非藥物因應方法1

若是必須使用藥物,本文建議應先瞭解自己所服用的暈車藥成分為何,以及其各自的使用需知。

選用Meclizine時,要在搭車(暴露於會暈的環境)前1小時服用,藥效很長,基本上一天只需要服用一次;必須注意的是,Meclizine的中樞神經副作用很可能有延遲出現的情形,當日(24小時)內若有其他需要高專注力的工作、或駕駛與操作動力機械工具等,則應儘量避免使用。若是服用Dimenhydrinate成分的暈車藥,上述Meclizine的注意事項也適用;除此之外,Dimenhydrinate藥效較短,每隔4-6小時就需服用一次,且在中樞神經副作用(昏昏欲睡)會比Meclizine嚴重2

在美國,Scopolamine貼片僅核准使用於「預防動暈症」使用15(我國的相同產品核准適應症還包含「緩解」動暈症所引起的不適,可能會使人誤以為可能用於治療已產生的症狀,不是很合適)。雖然scopolamine在研究證據中呈現最佳的動暈症預防效果,但使用scopolamine貼片必須在搭乘交通工具前至少4小時就先貼上,較不便利;但藥效可維持72小時,對於進行多日的遊輪旅程則是便利的。但要注意此產品不適合12歲以下孩童使用,且在年長者、較虛弱的人身上使用也應格外謹慎;曾有新聞指出,有大人以為孩子中邪至精神科就診(視幻覺、精神渙散),才發現是因為父母將從韓國買回的防暈貼片貼在孩子身上,導致孩子受到過強的抗膽鹼作用16

 

參考文獻

  1. Patel PN & Ambizas EM. Meclizine: Safety and Efficacy in the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Motion Sickness. Clinical Medicine Insights: Therapeutics 2011 3 ,179-83.
  2. 衛福部疾管署(July 21, 2014)。動暈症
  3. Criado PR, et al. Histamine, histamine receptors and antihistamines: new concepts. An Bras Dermatol. 2010 85(2), 195-210.
  4. Simons FE. Advances in H1-antihistamines. N Engl J Med. 2004 18, 2203-17.
  5. Carson S, et al. Drug Class Review: Newer Antihistamines: Final Report Update 2 [Internet]. Portland (OR): Oregon 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 2010 May. Drug Class Reviews.
  6. Blaiss MS. Allergic rhinitis and impairment issues in schoolchildren: A consensus report. Curr Med Res Opin. 2004 20(12), 1937-52.
  7. Wood CD, et al. Antimotion sickness drug efficacy.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1981 89, 1041–4.
  8. Dahl E, et al. Transdermal scopolamine, oral meclizine, and placebo in motion sickness. Clin Pharmacol Ther. 1984 36, 116-20.
  9. Estrada A, et al. Airsickness prevention in helicopter passengers. Aviat Space Environ Med. 2007 78, 408-13.
  10. Cohen B & deJong JMB. Meclizine and placebo in treating vertigo of vestibular origin. Arch Neurol. 1972 27, 129-37; Wood CD, , et al. Clinical effectiveness of anti-motion sickness drugs. J Am Med Assoc. 1966 189(11), 133-6.
  11. Schmitt Lg & Sahw JE. Alleviation of induced vertigo. 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1986 112, 88-91.
  12. Manning C, et al. Central nervous system effects of meclizine and dimenhydrinate: evidence of acute tolerance to antihistamines. J Clin Pharmacol. 1992 32, 996-1002.
  13. Paule MG, et al. Effects of drug countermeasures for space motion sickness on working memory in humans. Neurotoxicol Teratol. 2004 26, 825-37.
  14. US FDA. Transderm Scōp (scopolamine) transdermal system patch Initial U.S. Approval: 1979.
  15. 郭彥麟(2013年10月25日)。服藥過量 當心抗膽鹼症候群。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