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族面對夜尿與用藥之思考

一、淺談夜尿

夜尿(nocturia)是一種症狀,有可能是因某種疾病引起,但本身並非一種疾病或問題,因此本文傾向不使用「夜尿症」這樣的字眼。根據國際尿控協會(International Continence Society)2002年的定義,所謂「夜尿」,指的是病人抱怨在晚上睡覺期間必須起床一次以上去排尿的困擾[1]。此種症狀的發生率會隨著年齡而增加。在18-49歲的成年人裡,夜尿問題以女性較多;當到了60歲以後,則在男性較為普遍。

常見引發夜尿問題的原因有:

  • 會造成水腫的疾病,例如:心臟衰竭、腎臟疾病等
  • 控制不佳的糖尿病
  • 睡眠呼吸中止
  • 高血壓
  • 使用利尿劑
  • 攝護腺肥大
  • 尿路感染
  • 膀胱過動
  • 膀胱容量小
  • 液體攝取過量
  • 飲用咖啡或酒精(尤其是在睡前)

受夜尿問題困擾的病人,可能同時有上述多重因素。但也有部分病人找不到特定的原因。縱使是在同一個病人身上,每天晚上的夜尿頻率也都可能有很大的差異。

對銀髮族朋友而言,夜尿最主要的風險在於「跌倒」。睡眠期間起來上廁所,因精神恍惚或手腳無力而跌倒的機率比平常高。根據研究顯示,隨著老年人的夜尿頻率與尿量增加,髖關節骨折的風險也隨著上升[2]。

另外,夜尿也可能影響睡眠品質,不過這部分較因人而異。有些人即使只起床一次,接下來就很難再入睡;有些人則較容易再次入眠[3]。但一旦睡眠品質受到影響,長期的睡眠不足,對於身體各項重要機能都會造成不良影響,例如導致心率增加、血壓上升等心血管問題[4]。

 

二、抗利尿劑藥物與低血鈉風險

正常來說,白天大概兩三個小時就可能會去上一次廁所;但夜裡,整個睡眠期間可持續約6-8小時,為何通常不需要排尿呢?這與人體的「體液恆定」(body fluid homeostasis)機制有關。

下視丘是人體負責水份與鹽份平衡的中樞,在這裡,有一種被稱為「抗利尿激素」(antidiuretic hormone, ADH)的荷爾蒙被合成,隨後運送到腦下垂體後葉(posterior pituitary)儲存與分泌。ADH主要作用在腎臟的遠曲小管與集尿管,加強人體對水份的再吸收(減少失去水份),使尿液濃縮。在睡眠期間,由於人體不會再攝取水份,中樞系統偵測到這個狀況,為確保身體維持一定的水量,會提高ADH的分泌,加強腎臟對於水份的回收,這也是為何通常睡覺時不需要特別去上廁所的原因[5]。

這種ADH在夜間增加分泌的節律,有可能隨著正常老化而減少;過去有研究發現,在有夜尿情形的年長受試者身上,沒有觀察到夜間ADH增加的情形[6]。因此,在銀髮族面對夜尿問題的藥物治療方面,目前有一種ADH的類似物 – 名為「desmopressin」的藥物,就是藉由服用類似ADH的荷爾蒙藥物,來達到改善夜尿情形的結果。目前台灣有迷你寧(MINIRIN)、沛卜淨(pms-Desmopressin)兩款藥品,有口服與口溶兩種劑型。

對於年長者而言,服用這類藥物最需要注意的副作用為「低血鈉」(hyponatremia)。低血鈉的嚴重性在於,當低血鈉程度輕至中度時,可能沒有症狀,或是僅有一些像是虛弱、噁心、食慾不振、頭痛、產生幻覺等較不易被辨識出來的症狀;然而當血鈉快速下降或太低時(< 120 mEq/L),則可能因大腦水腫引發意識模糊、痙攣、休克等不可逆的嚴重神經性症狀,甚至導致死亡。

年長者若使用desmopressin藥物來治療夜尿,比起一般成年人更應注意「低血鈉」副作用的原因為:

  • 年長者本來就已經有比一般成年人更高的低血鈉的發生率。人的身體組成隨著年齡改變,65歲以後,水份比例顯著下降(60%→45%)、腎臟處理鈉離子與水份的能力減弱、恆定機制的靈敏度下降等[7]。因此,對一般成年人看似尋常的飲食方式,例如為減重而大幅減少飲食量、吃的太輕淡(幾乎不攝取鹽份)、大量飲水等,都可能造成年長者的低血鈉症狀。
  • 年長者使用藥物比例較高。除了desmopressin藥物之外,其他像是利尿劑、抗憂鬱或抗焦慮、抗精神病、抗癲癇、癌症治療藥物、或是大量接受靜脈輸液等,都是可能引起低血鈉副作用的因素[8]。當有在服用其中一類藥物時,若突然飲用大量液體、或併用上述藥物,就有可能誘發急性低血鈉,產生致命的風險。

根據研究指出,65歲以上的年長者使用desmopressin藥物要格外謹慎,因為有較高的低血鈉發生率[9];除了年齡之外,其他像是:原本就偏低的鈉離子水平、24小時尿量高、併用藥物,都是引發低血鈉的危險因子。在併用藥物部分,除了上述藥物外,當併用常見的止瀉藥成分loperamide、或是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NSAID),也都可能提高desmopressin誘發低血鈉的風險[10]。有關loperamide與NSAID藥物的其他風險,可參考本網站相關文章(「loperamide」與「NSAID」)。

 

三、我該怎麼做?

若您有夜尿的情形,首先檢視這是否已對生活造成困擾?若雖然有夜尿,但次數還可以,也未影響睡眠品質,這很可能是老化的正常現象,可持續觀察;但若已影響到生活品質,或想藉此機會審視生活中可能引起夜尿的原因,則可先從第一段裡提到的11個因素進行思考。

若懷疑是因(1)到(9)的情形引起的,建議先與您的醫師討論可能的治療方案,例如:改善血壓、治療睡眠呼吸中止、加強糖尿病的控制、治療攝護腺肥大、治療感染、改善膀胱過動(可參考本網站相關文章)等。

當醫師指示您服用desmopressin藥物來改善夜尿時,建議先檢視自己是否有較易引發低血鈉的危險因子,包括:年齡65歲以上、血鈉偏低(130-135 mEq/L)、24小時尿量高、正在服用其他藥物;若有,建議您將自己的用藥資訊與檢驗報告完整地提供給醫師做為處方的參考。另外,也建議您撥出一點時間思考,確保自己瞭解低血鈉的嚴重性與風險、吃這個藥可能帶來的好處、與吃藥的必要性。

除此之外,養成下午四點後避免飲用含咖啡因的飲料(咖啡、茶、可樂、能量飲料)的習慣,以及睡前2-3小時內避免飲用酒精飲料、大量液體、或是服用利尿劑藥物,這些都是可以優先採取或輔助藥物的改善方法。

 

 

參考文獻

Worst Pills, Best Pills. Drug for Treating Nighttime Urination Too Dangerous,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letter Dec. 2017.

翁培碩藥師(2004)。低血鈉與水中毒

林祐賢醫師(2011)。淺談低血鈉症

  1. International Continence Society (2002). Nocturia[Terminology].
  2. Asplund R. (2006). Hip fractures, nocturia, and nocturnal polyuria in the elderly. Arch Gerontol Geriatr, 43(3), 319-26.
  3. 陳明村(2011)。成人夜尿
  4. NHS Choice (2015). Why lack of sleep is bad for your health.
  5. Hellman AB. (2010). Why the body isn’t thirsty at night. Nature, published online 28 February.
  6. Asplund R, Aberg H. (1991). Diurnal variation in the levels of antidiuretic hormone in the elderly. J Intern Med., 229(2), 131-4.
  7. 蔡宏斌、黃政文、嚴崇仁(2004)。老年人體液與血鈉異常之處置。台灣老年學暨老年醫學會會訊,第53期。
  8. 財團法人藥害救濟基金會(2011)。多喝水沒事!?
  9. Friedman FM, Weiss JP (2013). Desmopressin in the treatment of nocturia: clinical evidence and experience. Ther Adv Urol., 5(6), 310-7.
  10. ten Doesschate T1, Reichert LJ, Claassen JA. (2010). Desmopressin for nocturia in the old: an inappropriate treatment due to the high risk of side-effects?[Article in Dutch]. Tijdschr Gerontol Geriatr., 41(6), 25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