睪固酮治療可以「回春」嗎?

睪固酮是男性體內首要的性荷爾蒙。隨著年齡增長,男性可能會感覺到一種漸進地、正常地、血液睪固酮濃度的下降,也是一般所謂的「男性更年期(andropause; or male menopause)」。

過去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女性更年期,醫學上也不例外。然而,隨著人類平均壽命的延長、健康意識上揚,開始有醫師遇到中老年男性病人主訴一些類似「女性更年期」的症狀。於是醫學社群展開了「男性究竟有沒有更年期?」這樣的爭論。主張「有」的最主要論點,是因為似乎在給這些病人補充了睪固酮之後,病人覺得症狀有改善。

畢竟男性在生理上並沒有經歷像女性一樣明確的改變,一些醫師於是以老年男性的「男性荷爾蒙/睪固酮(androgen / testosterone)的降低」做為主要的鑑別方法。事實上,並非每個男性在睪固酮濃度降低時都會感覺不適,只是確實有些男性會感覺到,不過這些症狀有時也可能與其他慢性病有關,例如:糖尿病。在排除了可能的慢性病因素外,一般常見的症狀有:虛弱、無力、憂鬱、與性功能問題等。

縱使補充睪固酮對病人的感覺上有緩解,但睪固酮的降低與這些症狀之間的關聯性,在醫學上是未被證實的。因為,女性更年期是卵巢完全停止產生性荷爾蒙與卵子;相較之下,男性的性荷爾蒙降低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且睪丸並不會因此停止功能,一個健康的男性睪丸可以持續製造精子直到80歲甚至更久。

 

無論醫學事實是如何,或許是特別能激起男性消費者的心理需求,近十幾年來,市面上充斥各式各樣打著「抗老回春」等名號的荷爾蒙產品,甚至是在不少專業醫師的加持下,讓面對老化的男性希望藉此達到改善記憶、緩解心血管疾病、性功能提升、增加體力與活動力等功能,一時之間,使用睪固酮的男性消費者有大幅增加的趨勢。

以美國為例,從2000到2011年使用者就增加了10倍;到了2013年,每年已有超過5百萬個睪固酮的處方被開出。在台灣,關於實際使用者的資料並不清楚,2003年雜誌報導台灣中南部有施打男性荷爾蒙的風氣,北部也有病人向醫師主動要求施打男性荷爾蒙的情形;根據研究資料顯示,2004年台灣男性醫學會指出台灣40歲以上男性有超過80%都有睪固酮低下的問題,主張應普遍推行荷爾蒙補充療法;隨意在網路上以「睪固酮+男性」關鍵字蒐尋,即可得到各式各樣標榜男人應補充睪固酮的新聞(提昇活力促進性慾變年輕改善情緒等)其中亦不乏醫師身分的倡議者。但事實上,根據2009年由高雄醫學大學團隊發表於《性醫學期刊(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的研究則表示,台灣平均約60歲的男性裡(n=819),約有24%有睪固酮不足(< 300 ng/dL),而出現睪固酮不足相關症狀者僅12%。

為遏止睪固酮被廣泛誤用的歪風,美國FDA在2015年時公告要求睪固酮治療產品業者變更其標示,目的在:(1)澄清產品適應症。僅限給以下病人使用:「男性病人具有典型的性腺功能低下症(Hypogonadism)者;意指睪丸因特定疾病而無法適當製造睪固酮,例如遺傳疾病、睪丸因化療或感染等受損、或是腦下垂體與下視丘相關之疾病等。」以及(2)可能增加心血管疾病如心臟病發與中風之風險。

2016年9月,一個主要由美國喬治城大學醫學中心帶領的研究團隊,在《PLoS One期刊》發表的系統性回顧研究指出,根據分析從1950至2016年的156份相關的隨機控制臨床試驗,此研究指出,睪固酮補充治療對於心血管疾病風險、性功能障礙、情緒與行為、或認知功能,都沒有呈現出一致的益處(也就是有的試驗有用、有的沒用);在心血管疾病風險部分,與安慰劑之間沒有顯著差異;對於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無效果,而在性慾部分則沒有一致的益處;在增加肌肉強度的部分,有一致的益處,但無助於改善身體活動功能;多數與情緒相關的研究則顯示,睪固酮對於無論是人格、心理健康、與情緒都沒有顯著益處。

今年(2017)二月,兩項有關睪固酮對於認知能力及心血管功能的隨機控制試驗結果,刊登於《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這兩項試驗來自一項由美國聯邦政府及產業界共同贊助的隨機控制試驗 – T-Trials(Testosterone Trials),T-Trials由七個試驗組成,目的在評估睪固酮治療對於有睪固酮低下(< 275 ng/mL)男性在各層面的效果,個案必須是65歲以上、沒有其他可能造成睪固酮低下的病因(是自然老化),以及曾主訴有性功能障礙、活力減退、或身體功能減退。從2010收案,至2014年完成最後一位受試者之測試與評估。從12個美國大學醫學中心共計收案788人。

 

認知能力研究

在T-Trials裡的認知能力試驗組,有493人符合具有輕度地、與老化相關的記憶力功能缺損(AAMI)。主要配合病人主訴有記憶力減退、與病人在記憶力相關測驗的表現來判斷。這組個案平均72歲,一半隨機分配每日使用睪固酮凝膠、另一半則被分配到安慰劑凝膠。睪固酮組所使用的劑量會隨其血液中睪固酮濃度進行調整,確保濃度與一般19-40歲男性的正常值相同。試驗維期一年,兩組皆會在6個月與12個月時重新進行收案當時所做的記憶與認知功能測驗。

經過12個月,結果顯示無論在記憶、或是認知功能方面,兩組皆無顯著的改善。研究人員另外針對整個T-Trials裡的個案進行分析,也就是不管收案時是否具有記憶力的問題,分析結果一樣無顯著差異。此研究結果與過去2007年一項較小規模、維期36個月、使用睪固酮注射的隨機控制試驗驗究的結論相同。

 

心血管功能研究

在T-Trials裡的心血管功能組,主要透過評估睪固酮治療對於延緩非鈣化斑塊(noncalcified plaque)在冠狀動脈沉積的效果。

這組共有138人完成試驗,採雙盲隨機方式,73人分配至睪固酮凝膠組,65人為安慰劑組。個案平均71歲,多數有嚴重的冠狀動脈粥狀硬化與心血管疾病危險因子,包括:肥胖、糖尿病、高血壓、與高血脂等。在收案之初與12個月後,透過冠狀動脈電腦斷層造影等方式對血管斑塊進行評估。

研究結果顯示,在使用睪固酮的這組,冠狀動脈的非鈣化斑塊有顯著的增加,且在所有斑塊(包括鈣化與非鈣化)同樣有較快速地增加。研究人員提醒,這個研究的個案數太少,還不足以對於睪固酮治療與心臟病發、中風之間的關聯性做出結論;但無論如何,這個研究確實值得關注,畢竟任何使冠狀動脈狹窄的狀況都可能引發致命的後果。

 

其他研究

今年(2017)四月,另外兩項來自T-Trials的研究刊登於《美國醫學會內科醫學期刊(JAMA Internal Medicine)》。根據這兩篇研究1,2,睪固酮治療對於改善貧血、增加骨質密度與骨骼強度都有幫助。於2016年二月刊登於《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研究則呈現T-Trials裡以睪固酮改善行走距離(活動力)是沒有幫助的,但在性慾促進的部分,有輕至中度的改善。在治療勃起障礙的部分,效果則比不上現行的其他藥物,例如:威而剛(sildenafil)。

 

如同2017年2月21日JAMA編輯評論所言,人類從荷爾蒙著手追求回春的夢想,在我們歷史裡週而復始地上演著。即使睪固酮在醫學上的效用始終沒有被證實,然而市面上睪固酮處方與相關產品卻是以驚人地速度成長,這與業者(或有志於推廣此治療的醫師)的行銷手法有很大的關係。透過鼓吹男性去進行睪固酮濃度的檢測、然後對於報告上的這個「紅字」予以擴大解釋,也就是將許多邁入中老年常見的議題與此扯上關係。簡單來說,就是讓消費者認為自己的健康問題,僅僅是「男性荷爾蒙」不夠所引起的。

隨著男性邁入中老年,睪固酮濃度確實會隨著降低,但就像是基礎代謝率、關節功能、記憶力等,多數人面臨的其實是正常地老化、而非具有病理意義的問題。醫師與其他第一線的專業人員,應該要能做到好的把關,引導病人正確面對自身的健康問題。即使是對於真正需要使用睪固酮治療的病人,也應充分告知病人有關此治療會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最後,以下是美國公共市民健康研究小組(Public Citizen’s Health Research Group)對於使用睪固酮治療的建議:

  • 身為邁入中老年的您,當您的報告顯示睪固酮低於正常值時,除非是與睪丸、腦下垂體、或下視丘相關的問題所引起,否則不建議使用睪固酮治療。
  • 對於正常老化所帶來的健康問題,補充睪固酮是沒有幫助的,反而會增加心血管疾病等嚴重的風險。
  • 選擇您喜歡的運動,規律與適度地進行(若有體重問題則配合減重計畫),將能為您在認知功能、心血管健康、情緒、與整體活動力等方面帶來幫助,遠遠超過睪固酮能提供給您的益處。
  • 如果您是因為遺傳疾病、睪丸、腦下垂體、或下視丘等病理因素引起的睪固酮低下,正在接受睪固酮治療,應瞭解這項治療具有提高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並對於相關的徵兆提高警覺,例如:胸悶、胸痛、呼吸不順、心悸、心律異常、神經衰弱、身體單側麻木或刺痛等。當有上述症狀時,應立刻尋求專業醫療的評估與協助。

 

 

參考資料:

Budoff MJ, et al. (2017). Testosterone Treatment and Coronary Artery Plaque Volume in Older Men With Low Testosterone. JAMA 317(7):708-716.

FDA (Mar 3, 2015). FDA Drug Safety Communication: FDA cautions about using testosterone products for low testosterone due to aging; requires labeling change to inform of possible increased risk of heart attack and stroke with use.

Handelsman DJ (2017). Testosterone and Male AgingFaltering Hope for Rejuvenation. JAMA 317(7):699-701.

Huo S, et al. (2016). Treatment of Men for “Low Testosterone”: A Systematic Review. PLoS 11(9):e0162480.

Liu CC, et al. (2009). The prevalence of and risk factors for androgen deficiency in aging Taiwanese men. J Sex Med 6(4):936-46.

Resnick SM, et al. (2017). Testosterone Treatment 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Older Men With Low Testosterone and Age-Associated Memory Impairment. JAMA 317(7):717-727.

WebMD (Jan 14, 2017). Male Menopause.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 Evidence Refutes Testosterone Benefits for Age-Related Symptoms,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letter Sep 2017.

吳若女(2003)。男人也有更年期?康健雜誌第54期。

黃一勝(2004)。台灣地區成人睪固酮低下症罹病率調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