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產品的益處尚未被證實

人體有許多共生的微生物,廣泛分佈在腸道、口腔、鼻腔等部位,在成年人身上的微生物總重量能達到約一磅(450公克)之多。這些微生物對於人體健康影響深遠,包括營養吸收過程、抵抗外來病原、甚至參與體內免疫調節機制。因此,隨著科學對人體內微生物重要性的了解,產業界也開始嘗試將這些微生物應用在治療與健康產品中。以美國為例,益生菌相關產品每年約有350億美元(超過1兆台幣)的產值,且預估還會持續增加。

不過,雖然這些天然存在體內的微生物確實對人體健康扮演重要角色,但至今為止,仍然沒有任何一項益生菌產品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用於醫療用途。主要原因在於尚未有足夠的、高水準的科學研究證據可以支持這樣的說法 – 也就是透過「直接吃」這些益生菌製品來達到治療或預防疾病的效果。

以下將說明幾個益生菌應用於治療的假說,如果您選購益生菌產品是為了達到這些目標,那很可能無法達到您預期的目標。

 

對於接受抗生素治療、或接受照射腹腔與骨盆腔部位的放射治療的病人,因為腸道微生物平衡被破壞,發生感染性腹瀉的風險增加;因此,不少研究嘗試透過給病人口服益生菌製品來改善腹瀉症狀,也可以看到許多主張有效的研究結果,其中不乏大型的整合分析研究。不過,若仔細一一探究,這些研究提供的證據都十分有限,主要在於這些研究大多是小樣本的研究,且彼此差異大,硬是將這些研究合併在一起進行統合分析,做出的結果恐怕會有偏差(bias)的問題[1]。

2013年,一項刊登在知名期刊The Lancet的隨機雙盲試驗,針對共2,941名接受有一種以上抗生素治療的65歲以上病人進行研究,隨機給予含有6 × 1010的兩種益生菌 – 乳酸桿菌屬(Lactobacilli)與雙歧桿菌屬(或稱比菲德氏菌屬, Bifidobacteria)或是安慰劑,每天一次、連續21天。研究結果發現,無論是在抗生素相關的腹瀉(Antibiotic-associated diarrhoea)或是由困難梭狀芽孢桿菌(Clostridium difficile)引起的腹瀉比例,在兩組病人之間皆無顯著差異(p=0.71 / p=0.35)[2]。

當人的胃部感染了幽門螺旋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是引發反覆胃潰瘍的原因之一。這樣的病人通常會同時接受抗生素(殺幽門螺旋桿菌)與胃酸抑制藥物(減緩胃部不適)。然而,除了抗生素破壞了腸道的微生物平衡,又暫時失去人體設置在胃的酸性屏障,這也大幅提高病人因外來感染而引發腹瀉的機率。因此也有不少研究嘗試以益生菌製劑促進幽門螺旋桿菌治療,避免相關副作用如腹瀉、噁心嘔吐等。不過與上述相同的,研究結果皆不夠具有決定性。

大腸激躁症又稱腸躁症,病人會受反覆地腹部絞痛、腹瀉與便秘等症狀困擾,通常會隨壓力增加而症狀加劇。有些研究宣稱益生菌製品有助於改善腸躁症,但多數研究都因有各種偏差(bias)的問題,例如部分是由益生菌產業贊助的,部分研究則未能明確描述實驗裡所使用的菌株種類與劑量。

其他腸胃相關症狀包括: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潰瘍性大腸炎(Ulcerative colitis),雖然在這些病人的腸道確實有微生物多樣性不足的問題,但給予益生菌製品的治療也沒有顯著的益處。至於其他非腸胃道的疾病,例如:益生菌在糖尿病、肥胖、過敏、與呼吸道感染的相關助益,相關研究證據則更少了。

因此,以醫療研究中的證據而言,目前還處於方興未艾的階段,沒有足夠的實證資料可以建議將益生菌製品使用在任何症狀的治療上。

 

我該怎麼做?

這些與人體共生的微生物,從出生開始隨著生命運行而不斷進化與繁衍著,在不同人身體中會有不同的樣貌。而這些微生物的樣貌隨著個人的行為而改變,例如不良的飲食習慣很可能就會對正常菌叢造成負面影響,先前有研究指出,大量攝取代糖雖然減低熱量,但反而會影響腸道內的細菌分佈[3]。

縱使這些天然存在的微生物對健康非常重要,但以目前的科學證據而言,「直接服用」含有益生菌的產品是無法產生相同效果的。此外,一般市面上販售的益生菌產品,實際上的內容物很可能與標示上宣稱的有落差。一項2015年刊登於Pediatric Research期刊的研究發現,在研究者測試的16款益生菌產品中,僅有一項在標示和內容物是相符合的[4]。

基於現有的證據,若希望擁有健康的正常菌叢,可從以下三點著手:

  • 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減少精緻飲食(白米、白吐司、白砂糖等),並從蔬果、全麥等飲食中攝取足夠的纖維,提供腸道內的微生物豐富的營養來源。
  • 應避免不必要的抗生素使用,對於一般常見的感冒症狀,通常在充分休息與搭配症狀控制藥物(如解熱止痛、止咳等)後即可改善,抗生素不是必要的,但應注意許多診所還是有給予預防性抗生素的習慣。
  • 當有胃食道逆流困擾時,應優先採取非藥物的處理方法。胃食道逆流的藥物通常是以抑制胃酸為治療策略,但胃酸對於阻擋外來細菌進入腸道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當失去胃酸的屏障,某些原本無法進入腸道的致病菌例如 difficile很可能就有機會趁虛而入。詳細內容請參考本站106.8.28日文章 [5]。
  • 不要自行以益生菌製劑取代原有醫師開立的處方藥物,若希望在現有治療策略中加上益生菌,建議先與您的主治醫師討論。

 

 

參考資料:

編譯自Worst Pills, Best Pills. Benefits of Probiotics Remain Unproven,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letter June 2017.

  1. Medscape (2014, Sep. 10). Probiotics: Help or Harm in Antibiotic-Associated Diarrhea?.
  2. Allen SJ, et al. (2013). Lactobacilli and bifidobacteria in the prevention of antibiotic-associated diarrhoea and Clostridium difficile diarrhoea in older inpatients (PLACIDE):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multicentre trial. Lancet, 382(9900):1249-57.
  3. 健康知心(2014, Sep. 19)。「好」甜?關於人工甜味劑的新研究。
  4. Lewis ZT, et al. (2015). Validating bifidobacterial species and subspecies identity in commercial probiotic products. Pediatr Res, 79(3):445-52.
  5. 藥你小心(2017, Aug. 28)。藥物警訊:胃酸抑制藥物增加困難梭狀芽孢桿菌( difficile)感染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