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A警訊:新型C型肝炎藥物(DDAs)有使B型肝炎復發的風險

C型肝炎是較晚近、約三十年前才發現的肝炎病毒,當時主要是觀察到許多輸血後的急性肝炎反應,但並非已知的A、B型肝炎。C型肝炎病毒主要經由血液進入體內傳染,常見於使用滅菌不完全之器械(具)、污染針具、或接受污染之血液、血液製劑等,如台灣於1992年捐血中心將C型肝炎病毒抗體檢驗列入常規篩檢項目,在那之後,大幅降低輸血後非A、B型肝炎的發生率。

C型肝炎病毒目前主要有六種基因型,以台灣而言,最常見的是基因型1(1b ,46%–77%)、基因型2(2a/2c,31%–65%)。傳統治療以干擾素(INF)搭配一般抗病毒藥物雷巴威林(ribavirin)副作用較大,且對於基因型1的病人治癒率不到一半,而基因型1較容易造成潛伏傳染,造成的肝病也較嚴重,有較高機率演變為肝癌。

台灣C型肝炎盛行率約4%,根據報載國健署統計目前約有75萬人罹患C型肝炎,與鄰近的日本(0.49%)、南韓(1.3%)相較之下高出很多。近幾年,國外各大藥廠針對病毒研發出多種口服小分子直接抗病毒藥物(direct antiviral agents, DAAs),提高對基因型1病人的治癒率,副作用也大幅減輕。面對這些有效治療C型肝炎的新藥物上市,健保主管機關也在配合國家根除肝病的政策下,預計於2017年將C型肝炎DAAs藥物納入健保給付。

今年(2016)10月4日,美國FDA針對C型肝炎DAAs藥物發出警訊,根據2013年至2016年間向FDA通報與發表於期刊的24個案例發現,使用DAAs藥物治療4~8週後,曾經感染過B型肝炎、或正感染B型肝炎病毒的病人,會因此產生B型肝炎病毒再活化(reactivation)。在這些案例裡,有2人死亡,1人需要進行肝臟移植。

因此,美國FDA對DAAs藥物要求廠商應以最嚴重的黑框警告等級(black-box warning),將有引起B型肝炎病毒再活化之風險,以黑框註明於商品包裝與使用說明(仿單)中。相關的DAAs藥物可參考下表:

 

中文藥品名

英文藥品名

成分

申請商

適用基因型

坦克干膜衣錠

DAKLINZA daclatasvir

臺灣必治妥
(Bristol-Myers Squibb )

1 or
3(台灣仿單未列)

維建樂膜衣錠
(12.5毫克/75毫克/50毫克)

VIEKIRAX ritonavir ombitasvir
paritaprevir

瑞士商艾伯維
(AbbVie)

1 or 4

夏奉寧膜衣錠

HARVONI sofosbuvir
ledipasvir

香港商吉立亞
(Gilead Sciences)

1 or
4~6(台灣仿單未列)

索華迪膜衣錠
(400毫克)

SOVALDI sofosbuvir

香港商吉立亞
(Gilead Sciences)

1~4

中文藥品名

英文藥品名

成分

申請商

適用基因型

台灣未上市

ZEPATIER elbasvir
grazoprevir

默克
(Merk)

1~4

台灣未上市

OLYSIO simeprevir

楊森
(Janssen Therapeutics)

1 or 4

台灣未上市

TECHNIVIE ombitasvir
paritaprevir
ritonavir

艾伯維
(AbbVie)

4

台灣未上市

EPCLUSA sofosbuvir
velpatasvir

Gilead Sciences

1~6

 

在台灣,每4個人約有1個人可能是B型肝炎病毒帶原者;因此,面對即將納入健保給付的C肝新藥治療,醫師與病人都不可輕忽這項警訊。

面對以C型肝炎DAAs藥物的治療方案,醫師應先給予相關檢驗,確認病人是否為B型肝炎病毒帶原者、或有其他正在進行的肝臟問題;而身為病人,也應盡可能詳細地跟醫師說明自己的病史,包括是否曾感染過B型肝炎、與其他肝臟問題。

在治療的過程中,醫師必須定期驗血來監測是否有B型肝炎發作的傾向,並應持續追蹤至療程完成幾個月之後。

若您正在在接受C型肝炎口服DAAs藥物治療,一旦察覺到有異常的虛弱、無力、失去胃口、噁心、嘔吐、眼睛或皮膚泛黃、排出淺色糞便等症狀,請立即跟您的主治醫師聯繫,因為這些很可能是嚴重肝臟問題的徵兆。

 

 

參考資料:

  1. Worst Pills, Best Pill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Warns of Hepatitis B Reactivation With Hepatitis C Drugs. October 7, 2016.
  2. FDA Drug Safety Communication: FDA Drug Safety Communication: FDA warns about the risk of hepatitis B reactivating in some patients treated with direct-acting antivirals for hepatitis C. October 4, 2016.
  3. 台大醫院小兒部,陳思達、張美惠,除了排鐵治療別忘了C型肝炎的治療
  4. Chen-Hua Liu, Jia-Horng Kao. Nanomedicines in the treatment of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in Asian patients: optimizing use of peginterferon alfa. Int J Nanomedicine. 2014; 9:2051-2067.
  5. 沈柏榕、劉秀真、陳怡樺、陳玉瑩,簡介C型肝炎藥品的新發展,長庚藥學學報季刊,22卷3期,1-9頁,2015年。
  6. 台大醫院基因醫學部,慢性C型肝炎
  7. 自由時報,「C肝新藥」納健保 10月拍板,2016年8月19日。
  8. 謝佩真、郭行道、卓文春、廖永樑、林靖南,C型肝炎病毒基因分型及其臨床重要性,內科學誌,20期,309-319頁,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