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的淺談:面對細菌超強抗藥性問題

 

2011 年的世界衛生日(World Health Day;4月7日),世界衛生組織(WHO)針對歐洲的抗生素濫用問題提出警訊。

在歐洲地區,每年約有 2 萬 5 千多人,在醫療機構內,因細菌抗藥性的問題而死亡。WHO警告,如果這個問題在未來沒有改善,整個地區將如同回到「沒有抗生素」的那個年代,陷入空前的危機 [1]

***

當年的同一天,我國的疾管局也在台北舉辦了一場「全球抗菌,台灣行動」的公衛論壇。當時、也是現任的健保局局長戴桂英表示,據她所知,自 2001 年以來,國內第一線使用抗生素比率已有明顯下降 [2]

或許那僅代表,2001 年起,因健保局實施限制使用抗生素治療「門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病人政策,第一線「門診」抗生素的使用率因此下降。

事實上,以我國近幾年的情況而言,真正的「抗生素」戰場,是在醫療機構內、針對住院病人、以及層出不窮的院內感染。與兩年前WHO對歐洲地區擔憂的情形,如出一轍。

以今年(2013)為例,3 月中旬,國家衛生研究院將其監測結果發表至國際期刊 [3],2002到 2010 年期間,以全台 11 家醫學中心及 15 家區域醫院為對象,蒐集 1640 株鮑氏不動桿菌綜合體(Acinetobacter baumannii complex, 俗稱 AB 菌),發現其對碳青黴烯類抗生素的抗藥性,增加了 17 倍(3.4% → 58.7%);而廣泛抗藥性更是躍升了將近 32 倍(1.3% → 41%)[4]

面對這個問題,上述提及的資料中認為,相較於臨床,政府(健保)應投注更多資源在感染控制層面。

然而,也有來自醫界本身的聲音表示,降低抗生素的問題,主控權實質上在開立處方的醫師手中 [5]

以下兩項相關研究,動機都是對此問題的反思:

***

研究一[6]:抗生素在一般感冒(ARIs)的肺炎預防效果有限

根據一項今年(2013)3-4 月份刊載於「家庭醫學誌」(Annals of Family Medicine)的研究指出,如果基於肺炎預防的假設,對有一般非急性呼吸道症狀感冒(ARIs, acute nonspecific respiratory infections)的患者,開立抗生素,實際上的預防效果是有限的。

來自美國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大學的研究團隊,以 Sharon Meropol 醫師為首,使用英國的第一線醫療照護資料庫,研究 1986-2006 年間,因 ARIs 接受抗生素處方的成年患者(18歲以上)比例,以及就醫後 15 天內的住院情形。

研究結果顯示,在超過 153 萬人次、因 ARIs 就醫的成年患者中,有 65% 接受抗生素的預防性治療。

接受抗生素的群體中,15 天內因肺炎而住院的有 18 人;而未接受抗生素的群體中,則有 22 人。

比較「接受抗生素」:「未用抗生素」兩群體的肺炎住院風險,以每 10 萬人為單位,接受抗生素可降低約 8 個因肺炎住院的患者(95% CI, −13.24 to −3.08; P = .002)。

具體地說,醫師必須對 12,255 名患者開出抗生素的處方,才能避免 1 名患者因肺炎住院

若是考量這些抗生素處方引起的細菌抗藥性風險,再與上述的肺炎預防風險,兩者放在一起衡量時,或許會有不同的選澤。

 

***

研究二[7]:長照機構老年人使用抗生素天數,與醫師個人有關

2013 年 3 月份刊載於 JAMA Internal Medicine 的一篇加拿大研究發現,針對長照機構的老年住民使用抗生素的天數多寡,與住民本身情況沒有關係,而是與開立處方的醫師有關。

這項研究由 Nick Daneman 醫師帶領加拿大多倫多 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er 的團隊,針對 2010 年、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630 間長照機構、66 歲以上的住民、接受抗生素治療的情形,進行回溯性研究

在這 66,907 位住民當中,77.8%(50,061人,處方數為51,540)的住民曾於 2010 年接受抗生素治療;其中,44.9% 的處方是超過 7 天的(大多為10 or 14天)。

研究團隊首先以統計學方法分析,在 699 位處方量大於20單位的醫師當中,處方天數超過 7 天的比例,四分位數為 43.5%(26.9%-62.9%)(範圍為 0%-97.1%)。其中有 21% 的開藥者,開立處方天數超過 7 天的比例,在期望值以上。接著,針對天數超過 7 天的程度,將開藥醫師區分為三個組別。

最後,研究團隊將住民的個人情況、與醫師處方天數進行混合多項邏輯模式(mixed logit model)分析研究。

研究結果發現,處方天數與住民個人情況沒有關聯,而是與「誰」開藥有顯著相關    p < .001; between 75% & 25%, relative odds=3.84)。

***

以目前台灣的狀況,門診第一線給予抗生素的比例,已有大幅改善。

至於其他方面,不只是國外的醫界,國內的醫界也都紛紛提出自省,希望從醫師使用抗生素的方式開始調整,進而改善與減緩大環境抗藥性的問題。

那身為一般民眾,究竟能做什麼呢?

其實,不管吃什麼藥一樣。

為了自己和家人著想,都應主動了解醫師的診斷與用藥;藥袋上的藥品說明、副作用、警語等也應該仔細閱讀;有任何疑慮,則應立即與開藥醫師或藥師進行諮詢。

最忌諱的,就是希望吃一次就藥到病除的心態;面對一般的感染病症,醫藥都是減緩症狀,最終還是應該依靠自己身體產生免疫力,才能留住健康~

 

 

 

 

27 thoughts on “藥的淺談:面對細菌超強抗藥性問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