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的環境污染議題 – 環境荷爾蒙 (EDCs) (下 )

 

……(

綜合以上,2012這份報告中,針對環境荷爾蒙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提出以下幾點疑慮:

  • 全球面臨生物種類的減少或族群數量的減少。而環境荷爾蒙對於動物具有系統性的影響,甚至危及其生存。關於野生動物的疾病、功能減退、種類減少、以及族群數量減少,環境荷爾蒙都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 具有生物累積特質的多氯聯苯(PCB)、含有機氯的殺蟲劑、以及甲基汞,在一些以魚類為主食的鳥類、哺乳動物的身體中,已經累積達到足以影響動物繁殖、與免疫系統的程度。

  • 針對可能因環境荷爾蒙影響而瀕臨絕種的動物們,在法律、倫理、以及技術的限制下,往往無法進一步研究污染源與影響機轉。
  • 對於內分泌系統會產生影響的化學成份日與俱增,然而,在生態系裡,這些成分大多不是被監測的指標;也因此,曝露在這些化學成分底下的動物族群,也不會受到監測。
  • 動物實驗研究顯示,許多常見的化學成分,事實上會干擾動物內分泌系統,影響動物發育與各種功能,並進一步影響動物行為、生殖、生存能力、以及面對疾病的抵抗力。基於這樣的特性,動物一旦曝露於環境荷爾蒙底下,即容易對整個動物族群都產生影響。

4. 環境荷爾蒙的When, Where & How

曝露於環境荷爾蒙的時間點不同,產生的殺傷力也有所不同。以人類而言,發育中的兒童與青少年,是對於環境荷爾蒙最敏感的時期,能對這個人造成一輩子的不良影響。

而另一個環境荷爾蒙的特點是,不只是對個人產生不良影響,也能透過繁衍的過程,傳遞給下一代。

2002年以來,有越來越多化學成分被發現屬於環境荷爾蒙,其中包括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這些化學成分可能具有南轅北轍的特性,有原本就存在自然界的、也有人為製造產生的。

一般而言,環境荷爾蒙廣泛存在殺蟲劑、植物性雌激素(phytoestrogen,如大豆異黃酮等)、金屬、藥物中的活性成分(active ingredients)、食品添加物、食品製造過成中的污染物、化妝保養品、塑膠製品、紡織品、建築材料。

環境荷爾蒙存在所有的污染途徑,包括:空氣、水、土壤。人類身為金字塔頂端的掠食者,同樣也會受到生物累積作用的影響。

吸收途逕包括飲食、飲水、呼吸、皮膚吸收,以及母親透過胎盤或授乳傳遞給胎兒。嬰幼兒又因為「拿到什麼就放到嘴巴裡」的特性,可能會比成年人曝露在更高量的環境荷爾蒙中。

5. 借鏡與未來

面對已經無所不在的環境荷爾蒙,我們該如何面對?有什麼補救的方法嗎?

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由政府禁止使用「具有毒性與導致疾病」的化學成分

過去40年裡,人類社會禁止了一些化學成分使用於生活中,包括:鉛、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三苯基錫(triphenyltin)、陶斯松(chlorpyrifos)、多種塑化劑(phthalate plasticizers)等。

雖然種類不多,規定中也通常會有使用場所的限制,並非全面禁用;經過研究人員在政府禁用之後的追蹤,證實環境中的這些物質含量已有明顯的降低,對於人類或野生動物都是有益的。

其中著名的例子則是「陶斯松」(chlorpyrifos),一種作為殺蟲劑使用的有機磷農藥。在美國,這種殺蟲劑曾經被廣泛使用於住家周邊、自家草坪花園、甚至用在家裡;陸續有研究指出,此種成分與兒童發展遲緩、智力問題、注意力缺失等問題有關。

2000年起,美國環保署(EPA)禁止陶斯松的居家用途。一年內,一項研究調查美國紐約兒童血液中的該農藥含量,已有顯著下降,並在接下來兩年內降至於原本的一半或更低。

不過,縱使在禁止使用之後,可以觀察到這些化學成分在環境中的含量減少,不代表這樣的污染是易於消除與可逆的。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DDT殺蟲劑事件。

1950-1970年間,北美與歐洲的鳥類,因曝露在高濃度的DDT底下,導致體內鈣質分泌不足、產下蛋殼變薄、進而大幅降低生存機率。經過20-30年的禁止使用,從下圖可以看出,隨著DDE(DDT的代謝產物)在蛋殼中殘餘量的減少,美國Oregon州的鶚鳥群數量明顯回升。

然而,根據其他研究顯示,環境中的DDT成分或許顯著下降了,當年的使用仍然可能在今天造成損害;最主要的原因是,DDT的代謝物及衍生物,依舊存在環境裡,繼續干擾著接觸到的生物。

除了上面這幾個已經被發現、被有條件使用的化學物質之外,事實上,人類的生活環境裡仍然存在大量的、未知的、但會對我們造成長遠影響的不良物質。

大部分的這些物質,在被研究出有害之前,都是被「推定」可以用,而廣泛存在我們生活中的,例如過去的有鉛汽油、廣泛存在烘焙或甜點中的反式脂肪等。

或是已經被研究出有害,但政府把關者從未針對民眾生活中接觸的物品進行檢測,例如2011年的塑化劑事件等。

因此,另一項重要的任務則是政府應針對民眾(尤其是發育中的兒童及青少年)生活中接觸的各項產品,分門別類的進行普查計畫,對於其中所含有的化學物質做詳盡的分析。

接下來,再將這些化學成分,交由學術界或政府研究部門做進一步的研究,找出具有環境荷爾蒙性質的成分最後再回到政府,將該成分納入禁止使用的清單裡。

雖然,根據這份報告,待人們去研究的潛在化學物質約有14萬5千多種,看似是一場漫長的戰役。幸運的是,這個議題已經受到聯合國、歐盟、美國等指標地區的關注;只要我們願意加入,勢必會有許許多多的戰友,也能在塑化劑之後,重新提昇台灣的國際形象。

40 thoughts on “新世代的環境污染議題 – 環境荷爾蒙 (EDCs) (下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