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安眠

今年年初,一篇刊登在《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研究發現,習慣使用安眠藥的人,因為各種原因而死亡的機率,是一般人的5倍;而罹患癌症的機率,則比一般人高出35%。這篇研究的主要作者Daniel Kripke博士(加州大學的精神醫學教授)主張,長期使用安眠藥的風險,與長期吸菸沒有兩樣。

在美國,以2010年為例,約有6-10%的美國成年人使用安眠藥來幫助入眠,而美國成年人人口約為2億6百萬人;換句話說,約有1,236萬~2,060萬人有使用安眠藥的習慣,十分驚人。

因此,Daniel Kripke博士希望以世代研究的方式,分析長期使用安眠藥是否會提高特定風險。

研究針對2002.1-2007.1年間, 10,529位在電子病歷中有安眠藥處方的患者,以及兩組沒有安眠藥處方的對照組(23,676人),針對他門的年齡、性別、吸菸狀況、BMI指數、種族、婚姻狀況、飲酒狀況、以及過去罹患癌症的情形進行統計分析,平均追蹤時間為2.5年。

研究使用Cox比例風險模型(Cox proportional hazards models)比較有使用安眠藥的實驗組、與另外兩組對照組,兩者之間的死亡風險機率(HRs, Hazard ratios),此模型共使用了116個分組變量(strata)進行分析,其中包含了12類疾病(Comorbidity:指與安眠藥無關,但同時存在患者身上的疾病)。

研究結果恰如Daniel Kripke博士一開始的預想,有使用安眠藥的患者,比起沒有使用安眠藥的對照組,有更高的死亡風險。以每年服用安眠藥的劑量多寡分為三組:每年0.4-18顆、每年18-132顆、每年大於132顆,而這三組的死亡風險機率(HRs)分別為3.60(2.92 – 4.44)、4.43(3.67 – 5.36)與5.32(4.50 – 6.30),存在「劑量-效應」的關聯性(dose–response association)。

風險機率(HRs)同樣也在幾種常見的安眠藥之間比較,包括:Zolpidem(常見如STILNOX, 使帝諾斯)、Temazepam(台灣已停止使用)、Eszopiclone(Runesda-S, 順眠)、Zaleplon(如Zale, 樂眠益)、以及其他如苯二氮平類((Benzodiazepines)、巴比妥類(Barbiturate)、鎮靜抗組織胺類等。

而前三種安眠藥物會提高罹癌風險35%。(HR=1.35, 95% CI, 1.18 to 1.55)

研究結果指出,縱使是在不同的疾病類別群組中,關於使用安眠藥會提高死亡率與罹癌風險的部分,都得到可信的結果(robust);這表示,死亡率與罹癌風險的提高,和這些患者原本存在的疾病沒有關係。

縱使,專家們總是說,安眠藥通常不會讓人上癮;但是,那只是生理上或許不會讓人上癮,事實上,安眠藥具有強烈的心理成癮性,長期使用下來,就可能成為難以戒除的習慣。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美國成年人,有使用安眠藥的情形。

《休息的力量》(The Power of Rest)一書的作者 – Matthew Edlund醫師,針對已經有安眠藥成癮的患者,他建議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緩緩地減少使用劑量;畢竟,對於這些患者來說,之所以會對安眠藥成癮,多數和生活習慣有關;若希望能從根本克服這個問題,在緩慢減低藥量的過程中,就是重建生活習慣的最佳時機。

Edlund醫師對於有失眠困擾的朋友,提出下列8個建議:

(1)培養規律的睡眠,包括每天上床睡覺的時間,以及睡眠長度;

(2)晚上避免吃大餐、或是激烈運動;

(3)控制飲酒,避免過量;

(4)將睡覺的地方整理地舒適一些,不要擺放讓自己神經緊繃的東西,如電視新聞、工作相關的東西;

(5)睡覺前一個小時,就先把室內燈光調暗;

(6)睡前把牙齒刷乾淨,保持口腔清新;

(7)泡澡,邊聽著輕鬆的音樂;

(8)鋪床,順便把床上與睡覺無關的東西收拾好,給自己一個舒適的空間。

無論如何,原則就是,將上床睡覺這件事,與愉快的事情做連結,逐漸地擺脫因為害怕失眠而產生的焦慮。

最後要提醒的是,千萬不能將安眠藥與酒類混用,或是本身有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朋友,也不可使用安眠藥,避免導致不可挽回的結果。

Daniel F Kripke, Robert D Langer & Lawrence E Kline (2012) Hypnotics’ association with mortality or cancer: a matched cohort study. BMJ Open 2012;2:e000850.

doi:10.1136/bmjopen-2012-00085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