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警訊: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死亡風險

傳統抗精神病藥物由於藉由阻斷中腦邊緣系統的多巴胺 D2受器,同時阻斷了黑質紋狀體多巴胺的D2受器,而產生了運動方面的副作用,例如:錐體外徑症狀(extrapyramidal syndromes;EPS),偽巴金森氏症(pseudoparkinsonium)以及遲發性不自主運動(tardive dyskinesia)等。

與傳統抗精神病藥物相較之下,非典型、或所謂第二代、第三代抗精神病藥物有較少的上述副作用,因此一經許可上市,成為各種精神症狀的臨床用藥寵兒。

以美國而言,目前通過FDA許可的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共有 9 種,我國有 7 種(詳見附表)。參考附表即可知道,這些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適應症僅限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以及雙極性精神疾患(bipolar disorder)兩種。

但如同第一段所說的,由於它的副作用較少,給予藥廠或醫師更高的動機,將這類藥物嘗試在其他適應症上;尤其是當其他藥物對患者效果不佳、或是該適應症一直沒有足夠有效的藥物時。這種嘗試,若是發生在醫師臨床上的處方時,就稱為「處方外使用」(off-label use)。

雖然說,醫師進行處方外使用是不違法的;不過,美國FDA針對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處方外使用,公布了警告事項,且是給予最高等級的警告(Black box warning)。根據研究指出,將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使用在與失智相關的精神疾患上(dementia-related psychosis),將提高患者的死亡風險1.6~1.7倍,死因包括有心血管問題、以及感染症。因此,當醫師想將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作處方外使用時,必須注意患者是否是與失智相關的精神疾患,否則,不但無法改善患者症狀,還可能提高患者的死亡風險。

今年(2011)四月,隸屬於美國衛生福利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 )的監察辦公室(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進行一項調查,發現了驚人而令人憂心的結果。根據調查結果,所有住在安養機構、或獨居的老年人(30萬5千人),光是 2007 年前半年,使用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人數佔 14%,醫藥支出高達 3 億 9 百萬美金。而在這些使用人口中,高達 83% 的比例都是處方外使用,在這些處方外使用中,91% 都是屬於美國FDA最高等級的警告中描述的使用情形 (使用在失智相關症狀的治療)。另外,還有 22% 的使用人口,有劑量過高、或期間過長的藥物濫用問題

相信這不只是美國老年人面臨的問題。

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的濫用,不只是醫藥資源的浪費,更可能因為誤使用在與失智相關的精神疾患種類,反而提高患者的死亡風險。因此,若身邊有老年人居住在安養機構、或獨居在家,應主動關心他們的用藥情形;倘若有使用抗精神病藥物,用來治療失智症,則可參考附表藥物,那些都是不適合使用來治療失智症的藥物,應該建議他們與醫師商量換藥的問題。

 

參考資料:

WorstPills.org, Inappropriate Prescribing of Atypical Antipsychotic Drugs in the Elderly: Inexcusable Deaths and Medicare Dollars Wasted, Worst Pills and Best Pills Newsletter, Vol. 17 No.8, Aug. 2011.

Office of Inspector General, MEDICARE ATYPICAL ANTIPSYCHOTIC DRUG CLAIMS FOR ELDERLY NURSING HOME RESIDENTS, OEI-07-08-00150, May 2011.

 

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

成分 藥品名 適應症
aripiprazole ABILIFY.安立復 精神分裂症、重鬱症等
clozapine CLOZARIL.可致律 精神分裂症、帕金森氏症期間的精神疾病等
olanzapine ZYPREXA.金普薩 精神分裂症、雙極性等
paliperidone INVEGA.思維佳 精神分裂症、分裂情感性疾患
quetiapine SEROQUEL.思樂康 精神分裂症、雙極性
risperidone RISPERDAL.理思必妥 精神異常引起症狀
ziprasidone GEODON.哲思 精神分裂症、雙極性躁症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