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製藥業的腐敗 – 以Johnson & Johnson為例

2010 年 4 月份時,Johnson & Johnson 藥廠因將抗癲癇用藥 topiramate(TOPAMAX)促銷作為精神疾病用藥,違反美國的食品藥物與化妝品法(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因此被處 614 萬美金的罰金;另外,也因為將 TOPAMAX 促銷使用在非經FDA許可的適應症,關於這些部分詐得政府健康保險補助的部分,Johnson & Johnson 藥廠必須另外償還政府共 7537 萬美金

在這個案例裡牽涉到的處方外使用(off-label use),與醫師依其經驗、或根據可信的研究結果所做的處方外使用不同,而是藥廠為拓展某特定藥品的銷售領域,透過給予醫師好處的方式,說服醫師將此藥用在非經FDA許可的適應症上。根據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 編輯團隊的研究,近 20 年來,藥廠面臨刑事起訴與民事求償的案件不斷增加,其中增加速度最快的違法類型之一,就是藥廠非法促銷醫師做處方外使用(illegal off-label promotion)。

事實上,這並不是 Johnson & Johnson 藥廠第一次因非法促銷處方外使用被罰,Johnson & Johnson 也不是唯一因此被罰的,那是什麼原因驅使藥廠一再違反規定呢?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 的駐站醫師 Wolfe 醫師認為,那是因為政府對藥廠罰金的金額,始終沒有超過藥廠因此的獲利;因此,藥廠必然會朝著能賺取最多利益的方向持續前進,直到此種非法行為會導致得不償失的結果時,才有終止的可能。

2011 年 4 月,Johnson & Johnson 藥廠又因違反「境外貪污行為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與美國司法部、證券交易安全管理委員會(SEC,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以 7000 萬美金達成和解。

SEC 表示,Johnson & Johnson 藥廠為了拓展自己的業務,向歐洲多個國家的公立醫院醫師,以給予回扣的方式行賄。這種賄賂行為,至少從 1998 年開始,當時 Johnson & Johnson 藥廠的子公司向希臘的公立醫院醫師進行賄賂,要求這些醫師選用Johnson & Johnson藥廠的外科手術植入物。接下來,陸陸續續對波蘭、羅馬尼亞、伊拉克等國家的醫師行賄,這些醫師有的人獲得現金、有的則獲得免費的旅遊招待

面對這些指控,Johnson & Johnson 藥廠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同意以 7000 萬美金的龐大金額,與政府達成和解。根據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 編輯團隊的研究,近 20 年來,美國製藥業者遭到刑事罰金或民事和解賠償的金額,就高達 200 億美金

筆者曾經在Discovery頻道看過一個關於威而剛的節目,不過重點不在威而剛,而是旁白的一句話令筆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句話是這樣說的:「這些藥(威而剛)不過是藥廠的一個陰謀,藥廠無所不用其極,透過醫師說服病人,讓人們相信自己需要這些藥……

在這個藥品爆發的年代,在這些令人眼花瞭亂的藥品名稱與適應症中,究竟有多少真的是人類所「需要」的?又有多少藥品是因應藥廠獲利需求而生,透過向醫師行銷而最後用在病人身上的?或許,在冀望由政府一一監督並糾舉這些藥廠的不當行為之外,也應該同時透過教育與媒體機制,讓民眾養成不依賴藥物的正確觀念,直接從消費端遏止不必要的藥物使用。

 

參考資料:

Sidney M. Wolf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By the U.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 Vol.17 No.6, June 2011.

Sidney M. Wolfe, Illegal Promotion of a Drug That Causes Birth Defects,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 Vol.17 No.5, May 2011.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