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的淺談:醫學期刊中的藥品廣告

在美國,大多數的醫學期刊中都夾帶有藥廠的藥品廣告,這樣的狀況過去被視為稀鬆平常;畢竟,雖然使用藥品的是病患,但決定開立何種藥品的還是醫師,醫師是藥廠最主要的商機來源。也因此,許多藥廠花費在對醫師廣告上的經費,比對一般消費者的廣告經費高出兩倍以上

這樣的廣告方式,受到醫療倫理觀點的質疑。

以澳大利亞急重症醫學期刊(EMA, Emergency Medicine Australasia)為例,這份期刊在2010年2月決定撤掉期刊中所有的藥品廣告,認為這對於醫師應依其專業,對病患做出公平、客觀、與無偏見決定的義務,會產生利益衝突

不過,大部分的期刊還是刊登多種藥品廣告,主要的肯定理由是,對於平時業務繁重的醫師而言,這些廣告能幫助醫師迅速地吸收最新的疾病、治療、與藥物資訊;醫師知道越多的治療方法,對病患而言也是有利的,這樣的廣告其實具有公益性質。

無論肯定或者從倫理觀點否定,這些廣告內容可信嗎? 畢竟,既然這些廣告是給「業務繁重」的醫師看的,如果內容稍有偏頗,不只根本不具有公益目的,甚至可能造成病患的權益受損。

最近,一位波士頓大學醫學院教授,Jeffery Spiegel醫師針對這種藥品廣告設計了一個研究,首先從耳鼻喉科期刊(Otolaryngology)中搜集23篇藥品廣告,並在這23篇廣告中整理出50個宣稱療效的內容,接下來請五位耳鼻喉科的專科醫師對這些宣稱療效的內容進行評估,判斷這些廣告內容與廣告中所引用的研究資料是否相符。這些專科醫師皆來自不同的學校、執業的地區也不同,而每位專科醫師都有擔任過期刊編審人員的經驗。

經過這五位醫師的評估,認為在這50個宣稱療效的內容中,以有力的證據做為廣告基礎的,有14個(28%);這14個內容共引用了35個資料,其中引用公開發表文獻的有32篇,佔76%,剩下3篇則是來自藥品仿單的內容。然而,如果進一步判斷這樣宣稱療效的內容是否正確,成功獲得三位以上的醫師認為正確者,僅有5個(10%)。

根據這樣的研究結果,Spiegel醫師指出,即使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表示,平時FDA就會審查藥品與醫療器材的廣告,並且對於那些沒有實驗根據的廣告祭出警告;但是,一來,每年有幾千幾百個廣告產生,FDA如何能逐一詳細地審查? 再來,法律也並沒有要求廣告在發表前要經過FDA審查

因此,Spiegel醫師認為,關於刊登在醫學期刊的這些藥品廣告,應該由醫師自己、也就是這些期刊的編審人員負起審查的責任,不讓那些欠缺實驗基礎的廣告內容,影響醫師開立處方的判斷。

針對這樣的研究與結論,耳鼻喉科期刊的編審主任,Richard Rosenfeld醫師或許是為了悍衛自己的期刊品質,也提出了一些相反的看法。

Rosenfeld醫師表示,在這個研究中,針對同一個宣稱療效的廣告內容,五位醫師的意見通常都不一致,這樣的研究結果是否具有參考價值,應該是存有疑慮的。Rosenfeld醫師更進一步指出,其實,為什麼五位醫師的意見這麼容易分歧呢? 這就反映了廣告與研究論文不同的性質。基本上,廣告的目的本來就不在於教學、或是精確地提出科學理論,而是引起潛在消費者的注意。因此,這樣的研究結果,只是說明了廣告根本的性質罷了。

不過,無論Rosenfeld醫師對這份研究有多少微詞,他依然同意,編審人員確實應該對藥品廣告詳細地過濾與檢視,並應該拒絕沒有足夠證據支持的廣告。

這樣的議題是重要的,筆者認為,由醫師自行針對這個議題提出質疑與反省,是個值得鼓勵與認同的方式。畢竟,藥廠與醫師的關係是互相需要且必要的,要如何在這些必要的互動中,降低對於醫師執業倫理的影響,還有賴醫師自身對藥廠提供的資訊進行審查與監督,表彰自己專業的同時,也能鞭策藥廠業者提高自己的廣告水準。

 

參考資料:

Jeffrey H. Spiegel et al., Claim Validity of Print Advertisements Found In Otolaryngology Journals, 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Published online May 16, 2011.( http://dx.doi.org/10.1001/archoto.2011.75 )

REUTERS, Ads in medical journals lack backing, experts find, 18 May. 2011.(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1/05/18/us-ads-medical-journals-idUSTRE74H6SK20110518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