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聞:美國製藥產業的惡名

1863年,美國林肯總統當政時代,為了避免企業向政府詐取額外的費用,制定了「詐領法案」(False Claim Act),鼓勵內部知情人士主動向政府舉報,舉報者受有保護,並且能從政府因此取回的損害賠償金額中,獲得15%~25%的鼓勵金。長久以來,國防武力相關產業始終是詐領法案的常客,為被舉報的第一名產業別。

2010年底,美國全國性非營利組織「公共市民」(Public Citizen)的健康研究小組提出一份研究報告。根據這個研究發現,近年來,美國製藥產業受到詐領法案舉報的比例(25%),已經超越了過去穩坐第一的國防武力產業了(11%)。

研究統計自1990至2008年的資料,在這十八年內,共計 165 件製藥產業詐領後與政府和解的案件,相關的刑事罰金金額則高達 198 億美金;其中,121件和解案件集中發生在最近五年內(73%),牽涉到148億美金的罰金數額(75%)。

根據統計,在這十八年內,由荷商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輝瑞(Pfizer)、禮來(Eli Lilly)、以及先靈葆雅(Schering-Plough)四家公司違反詐領法案的刑事罰金金額,佔了總額的 53%(105億)。而以 2009 年而言,分別以輝瑞禮來列居第一二名,前者付出了19億美元,後者則付出了5.15億美元。

在受到刑事罰金的行為中,以「促銷處方外使用」(off-label use promotion)為主要的違法態樣;所謂「促銷處方外使用」,指的是,以行銷手法促使病人選擇某種特定藥品,並將特定藥品使用在未經美國FDA許可的適應症狀上。另外一種主要的違法態樣,則是故意向地方政府索取超額的醫療補助款項,而這種違法態樣,也是使得近年來,地方政府與藥廠和解案件大量增加的原因。

根據研究,近十年來案件量大增的原因,可能與願意擔任「吹哨者」(whistleblower)的內部人士增加有關。在 1991 至 2000 年間,以 whistleblower 管道舉報案件的比例只有不到一成;但在 2001 至2010 年間,以 whistleblower 管道舉報案件的比例則增加到 67%

最後,以Sammy Almashat醫師等四位醫師組成的研究小組認為,藥廠違反規定、與詐領政府補助款的行為,不但危及公共安全,同樣也耗費了政府大量金錢,損害納稅人的權益。研究小組建議,將來應該提高對於藥廠違法行為的罰金,並且以刑事起訴藥廠負責人,使其負擔刑事責任,藉以達到嚇阻藥廠再犯的功能

 

參考資料:

Sammy Almashat et al., Rapidly Increasing Criminal and Civil Monetary Penalties Against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1991 to 2010, Public Citizen’s Health Research Group.(http://www.citizen.org/hrg1924

Worst Pills Best Pills Newsletter,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Is Biggest Defrauder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pr. 2011.

 

 

發表迴響